标签归档:尚气与十环传奇

《尚气》燃爆美国!男主一封家书,戳中无数华人泪点

在《黑寡妇》之后,漫威再度成为北美影坛强心针,《尚气与十环传奇》拉开秋季档大幕,被业界寄予厚望。

Simu Liu,中文名刘思慕,1989年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5岁那年,他跟着父母移民至加拿大。和大部分华裔孩子一样,刘思慕努力上进,学习优秀,高中毕业后,他顺利进入西安大略大学Ivey商学院,并在2011年获得工商管理荣誉学士学位HBA

或许按照华人二代的轨迹,他以后可以衣着光鲜出入高端写字楼,开着名车住着大房,养育一对更加优秀的华裔娃娃。这也不枉当年父母为了孩子教育来到一个全新国家,从零打拼的辛苦。

然而,对于这个年轻人来说,他的故事却没有按照写好的剧本而走。

2017年刘思慕在麦克林杂志(Maclean’s)发表一封致父母的信,讲述他五岁被带出国,从一开始对父母不解及怨恨,之后用23年与父母和解的心历路程。

这封信在尘封了多年后,如今再被疯狂转发,因为朴实无华的文字中,却是很多华人家庭,此时此刻正在上演的故事。

以下内容翻译自Maclean’s杂志:

妈、爸:

今天早些时候我们通过电话。其实,我们经常通话,通常我们其中一个在开车的路上,都会彼此打电话聊天,或是你们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时候回家吃顿饭。我们的话题也总是眼前的事:我的试镜和演出,你们的假期过得怎样,或一起八卦一下谁家的孩子下一个结婚。

不过,我们从来没有说些真正重要的话。

最近,我想了许多从未说出的心里话,老实说,我觉得这二十多年来我们一直把话憋在心里是完全错误的。我们从未表达过彼此之间的情感,反而总是利用一切机会互相批评,在追求完美的过程中,试图消灭每一个缺点。在我们这个家,做什么事永远重要于说什么话,总是施加压力而不是鼓励,总是以“多穿件外套,外面冷”来代替“我爱你”。

我的每个好朋友都可以告诉你们,每当我提起复杂的童年时光,情绪就像坐过山车一样起伏,愤怒、伤心、怨恨。但我厌倦了对父母生气。

所以,我通过写这封信来敞开心扉,来感谢所有你们为我所做的付出,告诉你们,我爱你们。现在是时候开始这么做了,你们觉得呢?

我1989年出生在中国哈尔滨,当时你们正设法出国,去国外过上更好的生活。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你们可以来到加拿大的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攻读研究生学位,你们抓住了这个机遇。所以,爷爷奶奶在哈尔滨抚养我到五岁,那时你们在加拿大稳定了生活,可以接我过来了。当时我是多么激动终于可以见到我真正的父母,并开始在加拿大生活。但我记不得你们了,所以当爸爸在1995年1月回来接我的时候,我感觉就像是远房亲戚。那个时候我还是每晚和爷爷奶奶睡一起,从我有记忆开始一直都是这样,在我的理解中他们才是我的父母。Mi

 

当我来到了加拿大,生活发生巨大变化。之前爷爷奶奶的宠爱是那么温柔有耐心,也许你们还不到那个年纪所以难免有着火爆的脾气。那时我常常感觉你们对我像是在对待一个有缺陷的产品:我最初成长的几年生命中你们没有在我身边,所以我的个性让你们感到困惑和担心。也许,就像你们对我来说是陌生人一样,你们的儿子对你们来说也像是一个外国人。而后来,当我拾起当下这种你们所不熟悉的文化和价值观,我们之间的裂痕只能越来越大。

我们就经常吵架。如果我被鞋带绊倒,那是我蠢;如果我考试没有得到A,那是我笨;如果我想和小伙伴出去玩,那是我浪费时间。随着一年年长大,我越来越讨厌你们给我施加的压力,我要你们的生活也变得像我一样痛苦。

2005年,在一次大吵之后我离家出走了,在各个朋友家辗转住了一周。我愤愤地告诉你们,我恨你们,我等不及要离开这个家。但在内心里,我渴望着你们的爱和亲情。我常幻想着我能拥有一个如同电影里看到的那种家庭,家人之间像亲密朋友那样交谈,见面和告别的时候都能拥抱一下。

勉勉强强地我还是按你们为我计划好的路继续走了下去,考进名校商学院,有一个朝九晚五的工作,直到我再也坚持不下去了。我毕业后的工作是在一个顶级会计师事务所,但没有什么比这个更不适合我的了。上司主管注意到了我的不适应,在2012年,入职不到8个月的我被解雇了。

当着整个办公室的面清理个人物品离开公司已经够难堪的了,但告诉你们这件事更加让我羞愧。那阵子甚至为了不见你们,我曾想过从阳台跳下去算了。后来让我想通的是,我决定找一条适合自己的路,一条能让我骄傲地面对你们的路。

就在那个月,顺着Craigslist招聘广告,我找到了大导演吉列尔莫·德尔托罗的片场当起了领取最低时薪的群众演员,我立马就爱上了表演和电影制作。此后我每天一早就翻遍Craigslist广告,申请所有能找到的表演机会。几个月后,我签约了第一个全国性的广告拍摄。我也不能再瞒着你们这些,终于以一个演员的身份走到了你们面前。如今五年过去之后,猛然间我才发现,现在我在电视剧里扮演的角色,不正是我本人吗:爱惹麻烦的小孩子,处理不好和父母的关系,在地球上努力寻找属于自己的位置。今天,尽管我们之间的关系达到之前从未有过的和谐,我们仍然不怎么提过去的事情。我时常在脑海中回放当初我们之间最激烈的对抗,很不幸这成为与你们大部分时间发生冲突的生活的副产品。但我还是逐渐有所变化,比如现在,我发现自己不是通过我的角度,而是通过你们的角度来看我童年时期的点点滴滴。

回想种种往事,我知道你们已经竭尽全力做到最好。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宽裕,所以你们总是长时间辛苦工作,以确保我们的温饱。你们对我尽可能施加压力,就是不愿看到我将来为生计而挣扎。所以当我对你们这些努力置之不理的时候,你们变得沮丧,换做是我也会这样。虽然我小时候只想要一个平静的安全空间,但这些对你们来说是不存在的,没有什么比摆脱困境更重要。

尽管一路走来坎坷不平,但我相信你们完成了所有人生既定目标。你们为我营造了一个更好的生活,你们让我不需要为学费贷款或零花钱担心。你们灌输给我的思想就是这个世界没有什么是理所当然的,想要什么必须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是你们成就了我今天的一切品质:勤奋、有志、坚韧,这些东西我千金不换。

11月,你们参加了《Kim’s Convenience》在多伦多Glenn Gould大剧院的首映仪式,这是你们第一次出席我的影视活动。表面上我尽量装作低调,不过内心早已激动万分。那真是个完美的夜晚:我被朋友们和家人的爱所笼罩着,这比任何我憧憬过的电影画面都美妙。我活到28岁,终于明白了这才是我每天都想要的和你们的关系,不再有不听话的小孩,也不再有怒火。

我以满怀感激的心告诉你们,感恩你们给予我的这一切美好。我为你们各自的职业成就感到骄傲。你们是激励我的英雄,我每天努力工作并非因为你们期待我这样做,而是因为你们教会我对自己要有期待。

我以身为你们的儿子而深感自豪。让我最感恩的, 是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无私奉献和支持, 以及你们所作出的牺牲。

谢谢你们。我爱你们。对了,记得多穿些衣服,这些天外面冷。

这封家书平淡的文字之间,却触动了很多一代和二代移民家庭。

我们两代人不可避免面对家庭教育的集中文化冲突,因为各自在生活习惯、教育观念、经验阅历以及角色方面都存在的差异。

我们常说希望人们改变对华裔刻板印象,但是生活中,多少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那种各科A ,钢琴象棋样样精通的模范学生?当孩子表现出一点点另类时,我们常常紧张或去“别人家孩子”那里取经,而忘记了每个人就不应该走一样的路。

就像一位华裔二代写道:

<作为在美国出生的华裔,我看着自己的父母努力打拼,但却不理解他们为何要把生活过的如此辛苦。

我从小就知道中国春节和情人节的时间很靠近,但是我们家从来只是庆祝春节,所以我的脑海里一直有两个系统,一种是整个大环境的,另外一个是我的家庭特殊给我的,虽然我跟我的同学们上一样的学校,但是我必须比他们更努力,因为我的爸爸妈妈很在乎我的每一步,这就是我们家的特殊系统。

填报专业那年,妈妈告诉我现在计算机热门,去学吧!但是在那此前的近20年,我妈妈一直说的是,去学医生吧,或许Covid-19改变了妈妈的想法。但是妈妈从来没有问过我,所以在报专业上,我选了一个非常小众的专业,甚至这个词我父母都很难发音。

我只想向父母证明,自己的选择也可以做的很好。我现在不知道对错,但是我感激父母对我选择的尊重。

一封信,有多少人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或许你是“父母”或许是“子女”,我们也希望不论是一代还是二代,都可以在这封家书中找到一些启示…

(原载未名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