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微信

微信让我们重逢,又永远地分别

作者:朱头山

首先要感谢微信!如果没有微信,我很难想象,能和几乎所有以往生活中认识的人重逢。

记得刚有微信群的时候的那份激动,我被一连气邀请加入了小学群,初中群,高中群,大学群,研究生群,北美校友群,同事群,还有亲戚群,发小群,等等,每天“嘣嘣嘣”信息跳个不停。记得同学群为了挖出失去联系的身在不知什么角落的几个同学还很是下了番功夫。

第一次小学群见面,那个激动。高中,大学的同学毕业以后还是有见面的,而且读书时人已经长成了,容貌还是像的。但小学时,和现在的差别太大了,有的容貌完全不同了。记得小学同学聚会时,我不知底细,被娃娃同学们灌醉,大呼小叫,出尽了丑,但也从来没那么开心过。

但几乎任何一个群,在热闹了半年后,就突然哑了声。现在,有的群,一年也没一个发言,有时母亲节,父亲节,端午节的时候也就那么一两个人出来贴张图片送个祝福,竟然都没人跟帖。

问了一些人,这个情况也不是唯独我有,网上也出过一些爆文,什么“价值观使我们越走越远”之类。

价值观,或者现在用的比较多的词“三观”,肯定是一个原因。我以后在微信群里因为对一些人或事的讨论中,并无利益的冲突,就和不少昔日好友翻脸了。而且因为三观的翻脸,还没有什么回旋的余地。比如有个同学,在群里问我是不是拿了美国人的钱,如果我不翻脸就相当于承认我是美国特务了。还有人,去问在群里和我观点一致的人,我是不是CIA特工,这个逻辑上有问题了,CIA这么秘密的地方,那个同学怎么会知道我是不是特工。其实就是真想去当特工,人家还不一定要我呢,人家也得查三代,我是三代红,本人又当过解放军又入过党,大约政审都过不了关。

但除了三观,我觉得还有另外几个因素,决定了微信旧友群是无法常鲜的。有研究表明,在同一时间段里,一个成年人最多只能和五个人保持亲密关系。我不知道这个研究是怎么做的,以我的亲身经历来看,还是挺正确的,我的最高记录是初中时,有四个很亲密的朋友,到30岁为止,从来没超过四个,谈了恋爱后,好哥们一个都保持不了了。40岁以后,能称得上好朋友的,只是我太太的闺蜜的丈夫了,或另外一对和我们夫妻都走的很近的夫妻,通常是儿子好同学的父母。北美的朋友常常是以夫妻为单位的,参加宴会也都是夫妻同在,不像在国内那样。

既然现实人群是这样,虚拟人群也是这样。可能因为表达能力,三观变化,愿不愿意上微信等原因,微信群亲密朋友和当年现实亲密朋友的组合可能不一样,但大约也不会多于五个。群里除了虚情假意的点赞外,如果有人提出个比较个人化的话题,如说自己要从三个女朋友中选一个,让大家出出主意,真心掺乎的不会超过五个。进入一个没法找到共鸣的大微信群,时间长了则索然无味,就算不退出,也就是蹲个虚位,跟帖都懒得跟。那些重新认得的旧友,还不如不重逢呢,本来还存个念想,特别是有单恋情结的,现在连再见面的念头都没了,彻底告别了!

过去的经历也不一定都是美好的。长时间不见面,会美化过去,见了面,交谈了,以前那些恶心事又会涌上心头。这就是同学会不能开得太长的道理。微信群一直摆在那儿,越摆,恶心的事冒出来越多。如果谁愤而退出了,那就是永别了,一点儿眷念都没了。

政治因素,肯定是一个原因。现在国内有很多纪律,微信也经常封号。最近的这次疫情,更是让各群哑声的一个催化剂。记得疫情刚开始的时候,各种群很是喧闹了一番。武汉的和上海的吵;美国和国内的同学翻了脸。然后突然就安静了,表面看是由于几个同学受不了不同的观点而愤然退群,实际上我觉得是大家亲眼看到群里有同学由于言论被告发而被封了号。这是一种非常“悲哀“的打击,谁还愿意去开口讲话?连以往只爱“你侬我侬”的几个孩子妈们都似乎没有了兴趣去贴花贴草。

有首诗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原诗可能是讲男女情缘的,但引用到友谊也差不多。人心的变化比友谊变得更快,变得更多。我有时常想,如果没有微信,是不是我对昔日的情谊,会有更多的念想,会不会少和几个旧友翻脸。

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比如你从小就向往巴黎,无数次写诗歌颂巴黎,梦见巴黎,及至有一天真的到了巴黎,却见是那么个烂城市,悔不当初。但巴黎还是巴黎,你不为巴黎后悔,也会为了别的事后悔。对巴黎没念想了,你会对别的城市产生念想。

向往和回忆,是大脑的重要功能,只要人活着,神智尚清楚,就会向往,就会回忆。那些在微信群里被唾弃的人,在你的回忆中,在你的梦中,还是会穿回他们昔日的服装,带着青春的曼妙的微笑,抹上一层淡黄色的余晖,向你走来…

微信在美帝的恩怨情仇

美中夹缝中的微信(路透社)

2020年9月25日,晚10:30,发完最后一条朋友圈后,我就按下了“核按钮”,删除了微信和所有的的聊天记录。

这是无奈的选择…或许也是明智的选择……

8月6日,川普政府出于“国家安全考量”,下令45天后,禁止微信在美国从事商业交易。一石激起千层浪,很快就有华人律师“挺身而出“…一时多少“英雄豪杰”!

8/21 日,一个位于美国新泽西州自称“美国微信用户联合会”的机构在加州北区联邦法院(“地区法院”)递交诉状,正式状告美国政府微信禁止令侵犯美国微信用户宪法权利。

我从来就对以行政命令禁止一款软件心存疑虑;但是一想到“国家安全”,做为草民,心中总是有些怕怕的。 在法庭的要求下,白宫必须提供微信妨碍“国家安全”的证据。美帝这个奇葩国家,不仅“国家战略”必须在国会两院和白宫公开讨论,”国家安全威胁”,甚至可能包括“国家安全漏洞”也必须在法庭公开出示吗,so 全世界都知道?不知这个是否符合美国国父们“三权分立”的初衷?或许只是某些法官,让个人意识形态凌驾于国家安全或者总统权力之上? 我为美帝一哭!

每当美国说什么什么妨碍了“国家安全”,世界上任何人好像都可以以国家的名义,要求美帝拿出证据。白宫或许根本没有什么证据,或者有“难言之隐”,只有天知道。 但是鄙人孤陋寡闻,有哪个国家曾经公开拿出过威胁自己国家安全的证据?美国现在真是很好“欺侮”啊…… 想到这点,不禁有点悲从中来,为美帝再哭!

鄙人从来认为美国华人应该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权益,也尊重每个人、每个团体在法律容许的范围内,做自己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只是拿着言论自由的武器,捍卫一个践踏言论自由的平台,毕竟超出很多人的基本认知底线,让人不免哑然失笑。当然,起诉的理由毕竟不是捍卫那个践踏言论自由的平台,而是那个平台上的用户—- 就是说那个禁令妨碍了某些人的通信”方便”和“自由”。我宁愿相信原告都是出于公心,或者至少确实是觉得自己的合法权益被侵犯了这样的私心。至于是否是“英雄”,反正“英雄不问出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看官您觉得是,那就是!

这边的诉讼暂且搁下不表,毕竟10月份同一法庭又否决了美国政府的提议。现在大选仍然“白雾茫茫“,白宫暂时应该没有心思关心微信的命运。

微信是人类历史上最“厉害”的软件之一,她为人们提供了沟通、通信上的方便;
微信也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精神桎梏,多少亿的人被“圈”在微信里面,被监视、被训斥,被教育什么是正确的言行…被圈禁的人们,很多还不以为然或者自得其乐。

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就有左中右。有人反对,就必然有人支持。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这种逆来顺受的感受。

虽然这边的诉讼还悬着,但是一部分华人对另一部分华人已经搁下了狠话:如果你支持“禁”微信,你就应该离开微信。有人甚至宣称支持“禁”微信,就是切断自己血缘关系的行为。

很多人应该被这些言论严重冒犯了,包括很多根本没有说“支持”“禁”微信的人们。

这已经不再是一个什么支持不支持“禁”微信的问题。这些人一边指摘美国政府侵犯了自己在自由世界的基本权利, 一边同时似乎无知无觉地冒犯另外一些人同样的权利。

有的人身体到了自由世界,灵魂却还在曾经的天空徘徊;当然,有的人,即使生在自由世界,其灵魂却已被放逐到了异域…这个世界就是这么邪魅,有的人注定灵肉分离。

这不禁让人想起遥远的村庄那个“恶霸”和村民的行为。

“恶霸”常年在乡里“欺男霸女”、“欺行霸市”,大部分村民是敢怒不敢言。”恶霸“被打倒之前,通常是以”乡绅“的面貌出现的。那位”乡绅“在村里修了一条路。没有必要去寻根究底他为什么修路,至少对他的生意运输有利,但是客观上也确实让村民出行方便了不少。因此对于“恶霸”的“恶行”,很多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然有的人的利益跟那条“路”是直接挂钩的。他们心里想的是:如果没有那位”乡绅“,就不会有那么好、那么”方便“的“路”;以后“路”的维修还指望那位“乡绅”呢。在那些人眼里,“恶霸”就是“乡绅”。如果有人说要严惩“恶霸”,这些人会用同样的语气威胁警告:赞成严惩”乡绅”的人,就不要从那条”路“走过!

可是,那是唯一一条进出“村庄”的“官路” —- 官方指定的路!

有的村民“爱乌及屋”,因为“路”,无条件跟“乡绅”站在一起;对待“异言者”,有时甚至跟“暴民”无疑。

当然,最后还是“政府”厉害,“恶霸”除了,“路”还在!

看官对遥远的村庄或许毫无概念,但是对大上海的“杜月笙“应该有所了解吧?一个据说做了不少”善事“的”大流氓“。有多少人为他的“善行”歌功颂德啊?!最后还不是被“政府”间接“收拾”了?

“恶霸”和“路”,并不是“鱼”和“熊掌”, 关键看其背后是什么政府。微信的“拥泵”们,大多数应该不会反对“政府”对上海大流氓的”惩治“行为吧?在微信上,我们为什么不能指望同样的“政府行为”呢?

“微信”在美帝的官司,虽然还没有了结,但是美国很多大公司已经开始自觉跟“微信”切割。一些公司已经警告员工不要在公司设备上安装微信;对已经安装的,要求立即删除。

鄙人从来没有说要“禁止”微信。参见前篇《泛议微信大逃亡》。对于“恶霸”,鄙人也不赞成“肉体消灭”, 除了罪大恶极的。所以觉得微信的”拥泵“们暂时还不至于把鄙人”撵“出微信,但是重新体验一下“没有微信”的日子,也不是什么坏事。

回到本文开头那一天,我把微信删了。

世界安静了。
我很享受那种久违的恬静的、安谧的感觉。

因为没有微信,我给国内家人打电话的次数和时间多了;国内亲人一个电子邮件,需要的话,一个电话马上过去,比以前反应更快;

因为没有微信,我有了更多的时间阅读;

因为没有微信,我血压正常、心跳正常,因为我的世界没有傻逼需要撕逼;

因为没有微信, 我更加清楚,这个世界没有多少人真正在乎你我的存在,更别说你在想什么、说什么、做什么……纵使你朋友圈有成千上万人,大家不过是彼此倾倒的“垃圾桶”;

……

这样过了两个半月,直到我新定的苹果手机姗姗来迟。

微信,我又回来了。
属于“自投罗网”; 属于“飞蛾扑火”。

“江湖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重出江湖”,不为江湖恩怨,只为那遥远的“村庄”,那里有我的父老乡亲。

有的“路”,或许是“恶霸”所修,但是脚下的泥土,却沁润着祖先世世代代的血汗和泪水。如果注定这是通向他们的唯一,我的卑微、眼泪和委屈求全,真的不算什么。

微信,爱你恨你,问君知否?
一时难解,一世难解。

泛议微信大逃亡

美华们以前是在微信里面忙乎,最近又多了一件事情,为了“微信”忙乎 — 为之喜、为之愁、为之吵架、为之“割袍断义” … 反正是不亦乐乎。

为什么呢?“据说”美帝要取缔Tiktok (抖音)和微信。

几家欢喜几家愁!不管是喜是愁, 大家都开始忙起来了!

有“微信钱包”的,开始考虑怎么转移“零钱”, 防止经济损失;

为防失联,大家开始在 Telegram (电报群), Line,  WhatsApp 等社交平台上建立备份群。电报群最近突然有大量海外华人涌入,一点不奇怪。Telegram 有一个有趣的功能,如果你的朋友圈里有人加入了,它会告诉你。鄙人的朋友圈这周加入Telegram 比以前任何时候都多。

加入 Telegram 或者其它海外社交平台,顶多解决海外通信问题。跟(中国)国内的联系怎么办呢?没有了微信,确实会有一些不便。鄙人给一些亲朋发了预警,提醒他们保留电子邮件和电话。跟在其它国家的同学,通过 WhatsApp 等软件进行联系。如果将来有一天,“中美”的通信需要通过第三方进行,那一定是“黑色幽默”的一天,但绝不是值得庆祝的一天。

我们生活在“微信”里面太久了,以至于认为“微信”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 有的人可能潜意识里面认为“微信”成了自己的一部分。如果某天不刷屏,不刷朋友圈,那天一定是有遗憾的。所以,有的美华开始向白宫请愿不要取缔“微信”…

“微信”在给我们提供方便和娱乐之余,让我们忘记了时间,所以时间悄悄地溜走了,而自己仍然一事无成;让我们忘记了危险,除了手机这巴掌大的地方,这个世界是一片巨大的黑暗,危险或许正在一步步逼近而我们毫无知觉;让我们忘记了隐私安全,你点评某个人、某个党、某个政府的某一句可能与“主旋律”、“正能量”不符,你上了“黑名单”而不自知…

“微信”让人又爱又恨,到底是该禁还是不该?

先说美帝为什么要“禁“微信?

“There are a number of … administration officials who are looking at the national security risk as it relates to TikTok, WeChat and other apps that have the potential for national security exposure, specifically as it relates to the gathering of information on American citizens by a foreign adversary,” White House Chief of Staff Mark Meadows told reporters en route to Washington from Georgia.

美国政府认为微信(和抖音等APP)作为外国对手, 在收集美国公民的信息,所以“微信”构成国家安全威胁。

但是很多美华却偏偏不信这个!

有人说

中国限制脸书、推特,谷歌等自由信息交流的通讯产品进入中国,所以美国也要相应对等限制,不准微信在美国继续工作。

有人说

真正的偷听者,还一会儿说这个不安全,那个有泄露个人隐私隐患。其实,微信和抖音,也就咱华人用得欢。而海外华人群呢,要么专业不涉政治,要么就是中国党和政府(以及民众)的批斗场,站在美国安全和宣传角度看,都没有封杀的动因。

有人说

Tiktok 如果火了、壮大了,成了大公司, 会对美国其它公司构成威胁

虽然都是生活在美国,大家显然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面。

谷歌 2010年就被迫离开中国大陆,脸书从来没有真正进入过,美帝反应太慢了,居然等了这么多年才想起来报复?难道是学会了中华文化的“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美帝说“微信”构成国家安全威胁,比某国认为谷歌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你更信哪一个?窃以为,你的答案取决于你的屁股在哪里 — 人身安全比答案正确更重要。

美华中对国家安全担心的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微信限制了言论自由,封贴、封号、屏蔽,什么招数都能使得出来。热爱自由的人们,早就对微信不满了。已经有一些组织和个人在微信里面宣传对微信检举和起诉。这点其实满有意思。

所有热爱言论自由的人们,应该非常欢迎美帝的措施。但是,先也别高兴得太早。”取缔微信“真的符合”言论自由“的精神吗?开了这个头,以后还会发生什么?法治社会是不是应该以法律,代替行政命令?虽然封杀“对言论自由的封杀”极有必要,怎么操作很有学问。在保护国家安全和言论自由之间,如何取舍,这个需要考验决策者的智慧。

除了言论自由被限制外,那些在微信里面谈论政治的或者国事的,应该会时常感到一种忧虑,甚至危险。国内的,“妄议中央”的帽子或许突然从哪个角落里飞过来;国外的,“反华”的帽子,那不是白给的。为什么会发生这些事情?因为”微信“佩有生杀与夺的“尚方宝剑”,她决定你说的是对还是错,决定该对你采取什么惩罚措施。她还发动群众,鼓励互相揭发。她是一个充满优越感的法官、至高无上的君王。

可是,华人在微信群里面生活的有滋有味。太多的人只看见了眼前的方便, 太多的人已经习惯了逆来顺受,或者助纣为虐 … 弱弱地问一句,这是一种文化基因吗?

那些认为美华们只是在微信群里面批评一下中国政府,所以美国没有道理取缔微信的人们,估计是既不相信,也不在乎,自己和别人的隐私和安全。如果一个人,即使身在海外,也永远跟着“主旋律”, 永远充满“正能量”,那祝贺你,你是安全的,将来说不定还能获奖。

现在微信太流行,如果你不用微信,你早就Out 了。美帝如果真的取缔“微信”,那些对隐私和安全关心的人们,将可以有一个自慰式的理由离开微信。

从取缔微信看中美关系

如果有人说美帝很久以前就认为微信、抖音构成国家安全威胁,那一点不奇怪。为什么等到现在?因为中美关系到了近40年的最低点。

从中兴,到华为,到抖音,到微信,每个事件都有自己背景,但是又不是孤立存在的。

中美关系好的时候,那些在中美两地做生意的,可能获益良多,对大多说美华来说,不过是平静无忧的生活罢了;可是,中美关系的恶化,大多数美华们都将受到负面影响。

有人说

中国“厉害了”,所以美国“害怕了”

是不是再加半句:

美华们“夹着尾巴了“

美华们在取缔微信这件事上,大概应该“夹着尾巴”,要不卑不亢,顺其自然。

你能反对吗?背后有”国家安全“、”言论自由“、”个人隐私“的考量,你能因为使用方便,省电话费而反对?

你该赞成吗?如果没有一个稳妥的、合法的“取缔”方法,“取缔”微信对美国的言论自由会有什么伤害?

最好的办法,不是改变自由世界,而是改变微信本身。

一个人、一个机构、一个政党、一个政府,需要不自信到什么程度,才会不让别人说话?才会要求统一思想和言行?

解铃还须系铃人!微信,谁是你的“解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