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Uncategorized

“感恩节”后话“感恩节”

作者:龙烈生

“新教徒“与印第安人共享感恩食物。图片来自网络

美国的“感恩节”刚刚过去。这个“感恩节”,我既没有在朋友圈发“感恩”的鸡汤,也没有在微信群里转发富有营养的“感恩节”图文帖子。只是默默地跟家人吃了一顿“中西合璧”的“感恩节”晚餐。说它“中西合璧”,是因为它既有美式的火鸡,也有中式的“扒鸡”,还有家人自己擀皮、和陷现包的饺子。我对“吃”没啥讲究和研究,也暂时没有兴趣研究,自然是那个只会吃和说的主。本文要说的自然不是“吃”,而是这“感恩节”背后的文化现象。

本来没打算就“感恩节”说什么, 但是看了朋友转发的一篇微博《**:论感恩节》,觉得该说点什么。

过不过“感恩节”、怎么过“感恩节”自然是非常个人的事情。而且我也认为国内对“洋节”那么热衷,也确实搞笑。不过在“全民娱乐”和“全民经商”的文化背景下,为了“娱乐”或者“利益”,国人既然可以创造出“光棍节”这样的节日来,大家为了同样的原因,“创造性”地利用“洋节”也就可以理解了。再说,“崇洋媚外”的土壤从来就很肥沃,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会如此。本文无意评说这些现象。

鄙人与这位微博作者素昧平生,而且这是我看到的他的唯一一篇微博。我是想说我对作者毫无成见。但是,我在这么短短一篇文章中看到了太多的成见、狭隘、自以为是,以及貌似理性实则极端的自大。而且,既然这个帖子都能够流到我的手里,应该说很多人认可并乐于传播其中的思想。我闲来无事,点评几句,希望对被误导者有所裨益。

原文:“所以我不会特别讲感恩这件事情,当然我也不会制止别人喊感恩,人人有自己的自由嘛!

但你们就不能换个时候?非要在美帝感恩节来说这个事?——感恩节主要指美国感恩节,此外加拿大、埃及、希腊等国家也有类似节日,总共不到十个国家。

当下国家的竞争本质是文化的竞争,所以在美帝过春节、贴对联、包饺子、扭秧歌之前,我是不会理会它的什么劳什子感恩节的,因为节日承载着文化、传递着价值观、影响着人的行为甚至思想,背后有很多东西。“

我前面说过,我对国人的“崇洋媚外”向来是不以为然的。我也不认为国人一定要过“感恩节”。但是,难道国人需要走到另外一个极端:“凡是带有美帝文化色彩的东西,我们都要反对?” 近100年来, 美帝文化对世界文明的进步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确实,“节日承载着文化、传递着价值观、影响着人的行为甚至思想,背后有很多东西“, 如果这种文化、价值观是积极向上的、和谐美好的,为什么要拒绝?难道继续在文化上闭关自守,那些落后的、自私的、狭隘的东西会自动消失,国家会更有竞争力?知道国内现在“反美”有相当的市场,但是很多人似乎还停留在100多年前就被革命导师批评过的“把婴儿和洗澡水一起泼出去”的做法那个层次。

那种以美帝不过春节,就不理会”感恩节“的傲慢,更是让人觉得实在肤浅。在美帝,人们可以随便庆祝春节,没有人认为那样会降低美国的国家竞争力。很多美国人可能会不理会春节,但是没有哪个是因为中国不过美国的”感恩节“什么的。一个国家、民族的自信心,不应该也不可能被一个”洋节“摧毁。一个兼容并蓄,取长补短的国家和民族,才是自信的、有前途的国家和民族。

美国总统川普2018年“感恩节”前大赦两只火鸡。图片来自网络

原文:“美帝在感恩节会由总统亲自赦免一只火鸡,安排这个幸运儿到动物园颐养天年,然后大吃剩下的火鸡——你不觉得滑稽吗?

吃就吃,装什么装啊!

杀人都麻利得不行不行的,赦免一只火鸡有意义吗?”

这是一种仪式,而且有相当的宗教色彩。这个仪式本身存在的时间不长,大概从 JFK 算起吧,但是它代表一种已经存在很长历史的宗教意义上的宽容。这种仪式本来更多的是象征意义。任何仪式,特别是宗教仪式,在外人看来,或许多少有点荒缪、怪诞或者滑稽,不能用逻辑来解释。但是如果对每种自己不理解/认可的宗教仪式,都采取这么一种取笑的方式,说得简单一点,是无知;说得严重一点,可能会自找麻烦。“火鸡”属于北美本土的生命力旺盛的动物,后来成了美国”感恩节“的象征,代表着丰收、富裕和多产。这个历史比“赦免火鸡”的历史要长很多。其实”火鸡“在这两个场合的象征意义已经不一样。一定要把他们混为一谈,就是钻牛角尖。

原文:“而且感恩节的由来充满了血腥暴力、恩将仇报、欺骗反噬等等罪恶。

传说1620年,著名的“五月花”号船满载不堪忍受英国国内宗教迫害的清教徒102人到达美洲。1620年和1621年之交的冬天,他们遇到了难民送来了生活必需品,还特地派人教他们怎样狩猎、捕鱼和种植玉米、南瓜。在印第安人的帮助下,移民们终于获得了丰收,在欢庆丰收的日子,按照宗教传统习俗,移民规定了感谢上帝的日子,并决定为感谢印第安人的真诚帮助,邀请他们一同庆祝节日。

然后,然后印第安人就接近灭绝了,现在只是呆在保留地内仰望星空、缅怀祖先。“

这段文字极其煽情。

首先得承认,美国新教徒/白人,对印第安人的屠杀和贩卖黑奴,是美国白人的两大原罪。美国“新教徒”确实对印第安人忘恩负义。但是,每个国家/民族都有自己血腥的历史。历史无法重来,更不会停留在原点。每个民族都需要背着自己的历史包袱负重前行。

1621年那个秋天, 刚刚经历过丰收的喜悦的“新教徒”,对印第安人的感激是真诚的。但是“新教徒”首先感谢的是“上帝”。 “新教徒”规定他们船只靠岸的那天,是感谢“全能的上帝”的“圣日”。“感恩节” 那时还不是一个正式的节日。1863年,在林肯任内,“感恩节”才正式成为联邦节日。后来才逐渐加入了“世俗感恩”的成份,被人们应该用于生命中、生活中的感恩。”感恩节“的世俗化, 多多少少也代表了美国白人对“印第安人”大屠杀的忏悔。如果不理解其宗教背景这一点,就把“感恩节”生搬硬套地跟对印第安人的感恩捆在一起,那不是“有文化”的体现。

那么,”印第安人大屠杀“到底是怎么回事?

图片来自网络

简单地说,“新教徒”定居者越来越多,不断的扩张,导致了印第安人越来越不满。终于于1622年大爆发。 史载,1622年3月22日,星期五,印第安 Powhatan 的勇士们,在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的情况下,来到“新教徒”的定居点,向他们兜售啤酒,火鸡,鱼和水果等商品。这些Powhatan操起任何可以攻击的工具做武器,杀害了他们看到的英国定居者中所有男人、女人和孩子,不分年龄。估计当时约1/4 的定居于弗吉尼亚殖民地英国人被杀害。后来… 大家都知道了。400年前的英国人也不是什么文明人,但是来自一个教育和科技都要发达很多的地方,”土鳖“印第安人自然不是对手。

“感恩节”不是为了感恩印第安人而设计的。“新教徒”只是在感谢上帝之余,顺便感谢了印第安人。“新教徒”后来对印第安人的大屠杀,是生存竞争的结果,在人类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而且只要人类没有灭亡,就还会发生。“忘恩负义”也是人类的通病,既不是“新教徒”所特有,且与“感恩节”没啥关系。所以说“感恩节的由来充满了血腥暴力、恩将仇报、欺骗反噬等等罪“, 没有任何根据。

现在的“感恩节”虽然仍然保留当初的宗教含义,但是已经大大地世俗化了。它在宣言一种“感恩主义”,鼓励人们感恩那些在自己生命中、生活中有恩的人。微博作者认为“感恩并不是一个值得强调的概念,因为这个概念太普遍了“, 但是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真正懂得感恩的人并不多。放眼一看周围:把亲人的付出,视为理所当然;把朋友的付出,视为感情投资;把同事的付出,视为等价交换…

再看看世界其它地方:你对我好,是你欠我的;我怼你,是你活该…

“感恩应该是一个值得强调的概念, 因为我们确实做的不够”。我们不仅要在“感恩节”这天强调,更要在平时强调。我不担心我的孩子上不上名校,我只担心他两件事:身心是否健康。”懂不懂感恩“,在我看来属于心理是否健康的一部分。

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费城废话》

潇湘群贤聚费城,中秋佳肴有乡音

编辑整理  龙烈生

长亭外, Lemon Hill 边, 芳草碧连天, 正是野餐好时候。有图有真相。

9/22, 周六, 蓝天白云,阳光温和,微风习习。

Jing 美女近水楼台,早早就去把场地确定了。中午时分,大费城地区约40位湘籍老乡,来自费城及其周边,包括新泽西,相聚于Lemon Hill 山头。 老、中、青、幼四代,有旅居美国20多年的老移民,也有初来咋到的新朋友, 还有尚在怀中和尚未出生的小公民, 共同庆祝中秋佳节。

有年近”八十”的”小伙子“, 带着十几磅的野餐用品, 骑车40分钟,面不改色,“胜似闲庭信步”。确实让我等中青年“油腻男”羡慕不已。

湘女们自然是每次聚会的靓丽的风景线:

小小湘女们更是像小兔子一般在草地上跑来跑去,欢快无比:

咦,怎么没有湘伢子们的照片呢?原来他们都跑得不见人影了…

老移民都在感叹, 出国这么多年第一次和这么多湖南老乡一起过中秋, 高兴得一时话都说不出来了。新一代湖湘俊杰,早就没有了老一辈来美国的那股子寒酸劲。现在的湖湘人士,光参加这次聚会的就有覆盖多个行业,有大学教授、企业家、老板、画家、医生,音乐家、工程师和社会活动家,还有多位在读博士、博士、博士后和访问学者。”唯楚有才,于斯为盛“, 放在费城也很合适啊!

“晴空一鹤排云上, 便引诗情到碧霄”。虽未见“鹤”,不可无诗。学者诗人赵志根有诗意:

乡音乡土乡情  美食美酒美人
若论风流才俊  唯我大费湘群

鄙人也以一首拙诗结尾:

潇湘群贤聚费城,中秋佳肴有乡音;
湘江河水应已冷,衡阳雁声久不闻;
麓山枫叶昨日红,海上明月今夜升;
相逢何必曾相识,天涯海角皆故人

(本文引用了湘友彭婧、七彩云及赵志根的文字,还有各位湘友的照片,在此一并致谢)

另注:”大费城湖南老乡群“自2017年9月成立以来,已经有了四次线下相聚活动。可惜,大多数人因为各种原因(工作、家庭忙,或者入群较晚等),目前只参加过一次活动。作为记录:

第一次:大约 2017年中秋前后,在费城“川流不息”聚餐
第二次:大约2018年春节前后, 在费城郊区“旦旦”聚餐
第三次:2018年6月16日,在费城郊区Valley Forge 公园野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