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时政

救救华为:漫谈华为的“宿命”和中国的民族主义

作者:龙烈生

华人圈从来就没有平静过。自去年12月以来,更是吵翻了天,原因只有一个:华为CFO兼副董事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这件事情更是把海外华人撕裂成了更细小的碎片。这个现象和后果,本文暂且不谈。


被加拿大扣留的华为CFO孟晚舟女士

中国政府的发言是从来没有过的强硬,上来就要求放人,而且以最快的速度逮捕了两名涉嫌危害了中国国家安全的加拿大籍人士。是司法独立还是对加拿大报复,相信每一个关心中加关系的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结论。紧接着,2019年1月14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应辽宁省高级人民高院要求,重审加拿大谢伦伯格(ROBERT LLOYD SCHELLENBERG)毒品走私案。由去年11月20日判的有期徒刑十五年, 改判死刑。本来中国有世界上最严厉的毒品法,而且谢案涉及到222.公斤海洛因,性质极其恶劣,如果在去年11月判这个毒品走私犯死刑,毫无争议,全世界都应该闭嘴。可是啊同学,这是同一家法院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判决居然有如此之大,难怪“友邦人士莫名惊诧”。或者,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不然何以体现司法自信?


加拿大人谢伦伯格接受中国司法审判(图源:AFP)

也活该这谢伦伯格倒霉,你说你一毒贩子,在一审时认罪不就得了,偏偏一身西方人的自以为是,居然在中国上诉?再说,你实在要上诉的话,难道不能等到孟女士释放后再进行?

这里面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中国官方一直强调这些与孟案毫无关系,偏偏网友们不买账,一定要把这些事件跟孟案连在一起。是也?非也?

有一点是明确的:十三亿中国人齐声声讨。在美国这个“假想敌”面前,中国官民空前一致。加拿大不幸被东方飞驰而来的流弹击中。加拿大的不幸在于她成了一个假想的、虚拟的战场。

“好戏“当然才刚刚开始,因为孟晚舟女士还没有被释放。

先假设孟晚舟女士确实是中国公民,  中国政府对“落难的”海外公民出手相救,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虽然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国际惯例或者规则可循,但是至少2017年美国总统川普就把三位在中国偷窃的运动员捞了出来。这三位UCLA的运动员本来可能要面临10年牢狱之灾的。(英文报道:https://www.nbcnews.com/news/sports/ucla-athletes-arrested-china-thank-president-trump-their-release-n821111)。中国是一个“讲面子”的国度,既然川普出面了,而且三个大学运动员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再说川普肯定没有否认这三名运动员犯罪的事实,中国政府放人,大家都有面子。可是这次中国政府要求美加释放孟晚舟女士,不是要求美加政府给中国面子,而是直接指责美加“违法”抓人。当然,美帝已经等孟女士很久了,这个面子恐怕也给不了。反正现在的情况是大家都在叫嚣对方”违法“,这一点各个强权惊人地一致!

在中美因为贸易战而关系紧张之际,“抓”华为的人尤其敏感,而且是不是符合美国利益,也确实有很多争议。但是,“抓”得合法不合法,在中国之外,似乎是争论最少的。(这里有一个帖子,对法律方面的问题讲得比较清楚:《为什么加拿大能替美国扣人?真的是美国的狗吗?》 )。当然,中国外交部仍然是很笃定孟女士没有触犯美国的法律的。很多中国老百信也仍然只相信孟女士被捕是美帝霸权主义的结果。加拿大只不过是一”帮凶“而已—而已!

十三亿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激愤?

鄙人试着分析如下:

1)国人认为这是美国霸权主义的体现:美国把美国国内法强加于中国人和公司头上;

2)国人认为即使华为违规,“抓”孟就是绑架,属于下三路。而且一些海外华人对孟女士多少有点“于我心有戚戚焉“。

3)这是西方列强对中国“又”一次的群殴,因为西方五国(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开始联合封锁华为,把华为排除在其5G之外,认为华为的电信产品构成国家安全威胁。国人认为逮捕孟晚舟纯属要挟华为,要让华为屈服投降。而打击华为就是为了打击中国。中国近100年屈辱的历史,通过十三亿人们激动的情绪,完美地投射到了“孟晚舟事件”上来了。“孟晚舟”的“华为”, 或者“华为”的“孟晚舟”顿时承载了全中国“复兴”和“复仇”的重任。


一个幽灵,一个“民族主义”的幽灵,在神州大地的上空徘徊。


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暗示”,这个幽灵就会悄悄降临到每个人的身边;或者说在每个人心中悄然产生。


“华为”就是那个勾魂的“眼神”, 那个神秘的“暗示”。


一个“民族主义”的新高潮悄然地来到了中国,在城市的每个角落蔓延, 每个人都被裹挟其中,无处遁形。


这是华为的“宿命”的结果还是“宿命”的开始?

华为苦心孤诣30余年,终于以民营企业的身份跻身世界“强者”之列。

从公司的成就来看,华为确实非常了不起。《华为问鼎之路》 对华为的辉煌业绩做了很好的叙述。比起华为的业绩,华为在困境面前敢于变革的精神,更值得人们学习。另外一篇文章 《一曲无声的赞歌》 对华为的内部管理革命做了非常精彩的记录。

近100年来,“落后”成了中国的标签。终于,“华为”独领风骚,在5G等多个领域领先世界。尽管华为是一个民办企业,一再申明与中国政府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不是股东或者雇员,与你也没啥太大关系。但是,广大的民族主义者肯定不答应!既然一个靠全国的力量成功的女排可以成为民族体育复兴的象征,是丢掉”东亚病夫“称号的开始,那么,”没有背景“, ”没有资源“的华为自然就是中华科技复兴的铁证。

“科技兴国”是多少人的梦想!

但是多少人都把梦想寄托在别人的身上。这个”别人“现在就是”华为“。每个人都觉得自己跟华为融为一体了,因此都很自豪。

所以,任何针对华为的行为,说华为”违规“ 也好, 说华为”窃取技术/商业“机密也罢,先不管是否有证据,反正就是帝国主义对中国的围剿,和对每个以华为为傲的中国人的打击。


华为俨然成了一座“神庙!


任正非就是”华为神“!


孟晚舟是暂时跌落尘埃的“华为天使“!


不能质疑!不能亵渎!


中国,你真的准备把华为变成一座“神庙”吗?


华为,你愿意变成中国的一座“神庙”吗?


华为始创人任正非周四(17日)晚于广东深圳的华为总部接受外界访问

海内外华人把任正非和华为捧上天。这种吹捧,甚至都到了违背任总自己的意愿的程度。华为也好,任正非也罢,只是大浪淘沙里面出来的一粒金子,但是不是国人应该顶礼膜拜的皇冠上的明珠。而且,对华为和任的夸赞本身很多言过其实。以5G 为例,华为主要是在基站的建设方面领先,在5G手机芯片方面,落后于三星和高通,跟英特尔基本持平,可能略领先英特尔。西方五眼集团针对的也主要是华为的基站。

华为,一个在业务上很成功的私企,被寄托了国人反美的情怀,不堪承受之重,最终可能压垮该企业。犹如怀才不遇的父亲,把自己不切实际的梦想寄托在孩子身上,最终可能把本来优秀的孩子毁了。

“极端的民族主义”,犹如雾霾,遮天蔽日。如果没有了睿智的阳光和冷静的月色,展现在每个人面前的就只有那一步之遥的能见度。它让一个民族既看不清自己,也看不清对手,更看不清方向。

救救华为!

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费城废话》

当你老了,就去加州吸毒(诗)

龙烈生 


(图片: Josh Edelson, AFP/Getty Images)

当你老了
就奔赴加州
那片自由的吸毒乐土

当你老了
就抛开一切俗务
去加州享受吸毒的乐趣

当你老了
头发白了
眼睛发绿

生活仍然美好
吸毒可以那么自由
还有各种免费的政府服务

当你老了
风吹过大麻的香味
沁入肺腑

当你老了
大麻辉映你的倩影
谱写绿色的爱慕

当你老了
灵魂可以不要
大麻是你的支柱

当你老了
也来加州吧
做不见不散的毒友

灯火昏黄不定
神志迷离不清
眼前个个美女

人和人的距离
原来可以如此贴近
只隔着阿娜多姿的毒雾

森林大火呼啸而过
大麻的儿女
载歌载舞祈求降雨

当你们都老了
可以在毒海里荡起双桨
把临终关怀推向新的高度

大麻的儿女
终将随大麻而去
没有眷恋和痛苦

一片大麻
一抔黃土
阐释着加州精髓的民主

加州终于成了传说中的“鬼”谷
大麻的儿女一起欢呼
在地狱

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费城废话》

枪口下的美国: 左派的迷思和右派的固执

作者:龙烈生

(图片来自网路)

美东时间星期六上午10点左右,坐标:美国宾州西部的匹兹堡市内名为“生命之树”的犹太教堂,血洗的枪声充斥该教堂。17人不幸中弹,至少8人死亡。该犹太教堂成立于150多年前,案发时教堂里有大概60到100名信徒。匹兹堡是宾州的第二大城市,传统钢铁之都,现在已经衰落。市内有世界闻名的卡内基梅隆大学。因为突发的枪击案,校园临时关闭。 多名警察受伤,凶案嫌疑人 Robert Bowers, 46 岁,也受伤被送往医院。【这里吐槽一下:美国警察的水平有时真的让人无语,面对假想中的平民的威胁时,通常能够把对方一击毙命,却让真正的罪犯活着,继续浪费纳税人的钱】

匹兹堡的地理位置,图片来自网路

出事的犹太教教堂,图片来自网路

这显然是针对犹太人的一起“仇杀”。

“仇杀”成了美国社会解决问题的直接的、简单粗暴的解决办法。

枪支,让“仇杀”变得更加容易和普遍。扣动扳机,解决问题。

我们简单地回顾一下过去两年美国影响比较大的枪击案,不可谓不触目惊心:

1. 2018年10月27日, 宾州匹兹堡市犹太教堂, 死亡:8+, 受伤:9+; 原因:仇恨犹太人,认为川普政府被犹太人控制

2. 2018年06月28日, 马里兰州的《首府公报》报社, 死亡:5+, 受伤:2+; 原因:报社披露凶手骚女性的真相细节

3. 2018年05月18日德克萨斯州的Santa Fe High高中,死亡:10+, 受伤:14+; 原因:对校园欺凌的报复

4. 2018年02月14日,佛罗里达州的 Stoneman Douglas 高中,死亡:17+, 受伤:17+; 原因:凶手为问题少年

5. 2017年11月05日,德克萨斯州Sutherland Springs 教堂,死亡:27+, 受伤:20+; 原因:家庭纠纷

6. 2017年10月01日,内华达州赌城音乐会,死亡:59+, 受伤:851+; 原因:凶手精神病 (据说)

(参考了 维基百科数据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ss_shootings_in_the_United_States)

我们再来看看几组统计数据。 美国平均每100位居民持有120.5 件武器,居世界第一,是其它发达国家的4倍以上:

(数据来源于Small Arms Survey

在15个发达工业国家犯罪率与枪支的关系,美国3倍于其它国家,毫无悬念地排第一:

再看看每百万人口持枪犯罪的次数,美国妥妥地又是第一,是最接近的瑞士的近4倍,是澳大利亚那个被称为罪犯后代的国家的近20倍:

这样的“第一”, 美国不需要!

作为“灯塔国”的美国,为什么会这样?鄙人试着总结如下:

  1. 枪支泛滥:无论是合法还是非法,平均枪支拥有率极高;
  2. 精神疾病:缺乏治疗,或者药物的副作用。很多凶手有精神疾病,不过枪击案增长高过精神病人的增长;
  3. 文化、宗教、种族冲突;
  4. 报复:对长期受到的欺凌的报复;
  5. 出名;成为网红;
  6. 效仿
  7. 政府失职:没有做好背景调查,或者犯罪数据库没有及时更新,不准确;
  8. 个人主义;

美国在很多方面其实已经病入膏肓,精神上和身体上到处充满病态。社会道德每况愈下、仇恨蔓延,越来越多的人有各种心理和精神疾病,泛滥的枪支以及枪支法律的各种漏洞让罪犯可以从容地准备。枪击案只是“美国病”的一个具体体现,也最能体现美国“左”、“右”两派只顾自己争论,自说自话,不能或者不愿面对现实。今天我就冒着得罪左、右两派的风险,试图剖析一下目前枪支泛滥的历史和现状。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给与美国居民拥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

“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这种权利目的在于保护个体于来自多数的暴政 (“tyranny of the majority”)。美国人的这种权利,是从英国法律那里继承过来的,确实比美国本身还要久远。问题是,现在这种权利是否得到了很好的管理?有没有被滥用?

在“禁枪” 或者 “限枪” 这些议题上,美国社会争论不休, “左”、“右”互相指责。

左派的“迷思”

“左派”无视美国社会到处存在的心理和精神疾病,特别是美国主流文化中病态的的“政治正确”,久而久之,很多人就自以为是,以自我为中心 —- 很多美国人对社会的认知,不再是基于简单的对错逻辑和道德判断, 而是基于对自己是否有利。

左派对“政治正确”的“病态”追求,也导致了很多存在心理和精神疾病的人,自己不知有病,或者拒绝知道,因而得不到及时治疗。“政治正确” 在很大程度上造成美国社会的 ”鸵鸟现象“ —- 掩盖或者粉饰真正的问题,问题却变得越来越严重。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这些人居然能够通过背景调查而拥有枪支;

左派打着保护少数团体的利益的旗号,肆无忌惮地践踏多数人的权益,造成了各种社会矛盾急剧恶化,冲突加剧。因此绑架社会道德和良心的情况越来越多。一方面,“绑架者”一旦不能如愿,就诉诸武力;另一方面,在政治正确的“白色恐怖”之下,主流媒体被把持,“被绑架者”如果没有别的途径可以发泄或者缓解,就极有可能诉诸武力。

左派只会指责美国的拥枪制度,不提或者不知美国人均枪击案最高。枪击案的根源在人,而不是枪。

右派的“固执”

一些右派对枪的痴迷,导致一些有效的枪支管理改革,举步维艰。虽然说“枪击案的根源在人,而不是枪“, 但是枪毕竟比刀更有杀伤力。如果拥有枪支不是现在这么容易,一个精神失常的人、一个心怀仇恨的人,很可能只会拿起破坏力和杀伤力低得多的武器。很多人在杀人的冲动消失后,不会再考虑杀人。太容易得到枪支,让这种可能性变小很多。

一些右派此时肯定会说,如果公司、学校、教堂、报社当时有持枪的勇士,估计伤亡会低很多。不久前在沃尔玛发生的勇士击毙歹徒的事件,“拥枪右派”就津津乐道。现在“持枪”的审查并不苛刻,有多大的概率,我们能保证持枪歹徒出现的时候我们有勇士在场?我们是不是要全民24小时持枪吃饭、上街、上班、做爱,甚至睡觉?

路在何方?

每次枪击案发生后,政客们都会说几句谴责的话,表示一下对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同情或者哀悼;有的或许还会流下几滴真诚的、或者表演的眼泪;而民众照例是点上蜡烛,献上鲜花,送上那似乎万能的祈祷。然后…基本上就没有然后了。“亲人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这是美国社会的新常态。

这就是美国!难道这就是我们不辞千辛万苦、不远万里、飘洋过海寻找的繁衍生息的地方?是时候了,美国朝野从内斗中解脱出来,做点实事。

政治上,我们需要支持法律和秩序;经济上,我们要求政府提高效率和增加就业;个人权利上,我们要支持宪法赋予每个人的权利。但是,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在言论最自由的美国,也不是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难道“拥枪自由“的自由度居然可以超过“言论自由”的自由度?是时候,“左”、“右”的选民,督促当权者为了这个美丽的国家,做几件实事:放弃粉饰太平的“政治正确“,拯救病态的美国社会和严格加强“枪支管理”!

逝者安息!生者可曾安心?!

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费城废话》

WTO “祭”

作者:龙须草

关于中美贸易纠纷,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正在进行的“贸易战”,或者不期而遇的“经济冷战”毫无影响,但在百姓,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互相的指责和谩骂,总是不过瘾,直到大打出手。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公平”,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现代。时光穿越的错觉,让我无法思考;两国百姓俨然炮灰,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战端既起,哀鸣不已;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鲜血固然可以让一些人清醒,却能刺激嗜血者更加兴奋。而一直以来所谓媒体学者文人的偏见的、粉饰的论调,固然让我鄙视、痛恨;黑屋子里面的鼾声,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悲伤了。我将深味这非现代的浓黑的偏见和狭隘,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这最后的贪婪。没有谁会快意于我的苦痛,因为无人在意。在这“生存还是毁灭”的前夜,且将这菲薄的祭品,奉献于或将逝去的WTO的灵前。

原作于 2018.6.20, 有修改

原载“微信公众号”《费城废话》

相辱以沫(墨),不如相忘于江湖

作者:龙须草

我们总是互相抹黑,是为“相辱以墨”;

我们总是彼此攻击,是为“相辱以沫” —-

放眼华人世界,我们看到:除了一盘散沙,就是一只只刺猬。

你有选择成为一粒沙子的自由,至少人畜无害;至少可能为新的大厦做一点微薄的贡献,暴雨和大雪来临时,还可以有些许的自豪和宽慰;或者,至少还有希望进入大海,成为诗和远方的一部分…

如果你选择成为刺猬,请离我远点 —

如果我们曾经是兄弟,我会把那些侵染过鲜血和汗水的记忆,好好封存,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祝福,或者不祝福,都如路旁的微风,再也不会驻足等候对方,甚至没有耐心等待回答。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但是或许再也不会想起。兄弟阋于墙,常不能外御其侮,  与其互相厮杀,不如相忘于江湖。

如果我们曾经是战友,我们或许一起赢过、输过,更有可能毫无结果过。我们可能为了“高大上”的人生理想或者政治理念,更有可能是那些时过境迁的、莫名其妙的原因,一起声嘶力竭过、挥汗如雨过。但是,现在,也许是你,也许是我,有人后悔了、退出了、退却了,我们不再肩并肩、背靠背了;或许那些战斗已经结束了,在前行的路上,我们分别进了不同的战壕。 既然这样,何不让大家保留一丝体面、一点尊严,让我们相忘于江湖。

如果我们注定要端起枪口,对准对方的阵营,我们能不能像文明人一样地战斗,而不是野蛮人一样地撕咬?

你我所生存的社会,有健全的法律,或者貌似健全的法律。文明人的战斗,难道不应该是在法律范围内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同时也容忍对手那么做吗 — 即使你不会伟大到去捍卫对手那么做的权利?

言语的攻击和背后的抹黑,固然也是常用的攻击, 可是我却天真地认为人类文明进化到今天,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不屑于此了。因为“君子割席,不出恶声”, 古人都明白的道理。近年目睹海外华人参政议政的乱象,真的让人开始怀疑人生, 或许这就是真正的惨淡的人生?

2018.10.18

原载“微信公众号”《费城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