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工作

大数据图解美国华人高端人才(总汇)

作者:硅谷老七

截止到2019年,在美华人大约550万,54%成年华人有大学文凭,51%华人从事专业技术、管理等工作。美国科学院、工程院、医学院、文理院四院华人院士共约300余人。中国985高校毕业校友20多万在美国高科技企业或高校机构工作,在美高层次科技人才分布前三名分别是旧金山湾区、纽约地区和波士顿地区…..众多干货数据详见本文!

1、美国华人人口概况

人口现状

美国华人广义指具有华人血统(包括港澳台以及东南亚地区华人)的美国籍公民、永久居民或其他住民。根据Pew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和推算,截止到2019年,在美国生活的华人大约550万,占美国总人口1.67%,亚裔总人口25%左右。

过去改革开放40年来,到美国的学习,工作和居住的华人人数增长迅速,从2000年的287万,到2010年的401万,到2019年的预估的550万。 华人已成为美国亚裔中最大的族群,并在当地经济和科技发展中做出相应的贡献,发挥日益重要的作用。

美国华人人数总数(2018和2019是预估,包括自称台湾裔的人士)

 

持学生签证的中国大陆公民大约37万,另外,也有不少人通过其他渠道来到美国工作和生活。另外,根据2019 Open Doors 报道,台湾、香港和澳门分别有23469,6917和558 名在美国留学。

 

 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人数
年度 人数 增幅(%)
2015/16 328,547
2016/17 350,755 6.8
2017/18 363,341 3.6
2018/19 369,548 1.7
    虽然媒体报道,美国对留学生的签证收紧,但是中国大陆到美国就读的学生仍然在增加,毕竟美国是世界当之无愧的头号经济大国,科技大国和教育大国,是留学生的首选地区。

出生来源

根据2015年的数据,本土出生的华人(ABC)占37%,大约63% 的华人出生在美国本土以外。
在出生于美国本土的华人中,53.8%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两个州,这两个州是华人最集中的地方。出生于美国境外的华人(移民)中, 其中 59.9%来自于中国大陆,15.9%来自中国台湾, 9.4% 来自中国香港,15. 根据2015年的数据,本土出生的华人(ABC)占37%,大约63% 的华人出生在美国本土以外。
在出生于美国本土的华人中,53.8%出生于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两个州,这两个州是华人最集中的地方。出生于美国境外的华人(移民)中, 其中 59.9%来自于中国大陆,15.9%来自中国台湾, 9.4% 来自中国香港,15.3%来自其他国家和地区。来自中国大陆华人比例近些年日益增长。3%来自其他国家和地区。来自中国大陆华人比例近些年日益增长。

代际分隔

总的来讲,在美国长大的孩子,对中国语言和文化的了解比较有限, 难以使用汉语深度交流。成年以后再到美国的移民,对美国本土的语言和文化的掌握先天不足。

而“1.5代”移民现象是那些出生于美国之外,在10-16岁期间移民美国的人群。第一代移民通常与主流社会存在不少隔阂,而“1.5代”移民因其在语言能力、社会生活诸方面都较早并很好地融入了主流社会,同时对中国语言和文化的掌握基本到位。“1.5代”代表人物包括李开复(原微软和谷歌高管,创新工场创始人),李飞飞(AI专家,斯坦福教授),童士豪(知名投资人)、杨致远(雅虎的创始人和阿里巴巴的投资人),蔡崇信 (阿里的二号功臣) 。一些人已经不在美国居住或不是美国公民,但是成家立业在美国。1.5代是独特的教育培养环境,感兴趣者可以在后台留言。

聚集区域

下图是华人在美国各个州分布示意图,在东西两岸比较集中。

下图则是华人居住人数排名前8大地区(2015年数据统计,可能并不完整);在纽约,旧金山和洛杉矶地区,都有50~70万华人居住在那里,包括中国城, 难怪国内朋友们来到这里,感觉不到像是海外。

移民背景

下图则是华人移民的背景信息。大概30%是职业移民 (一般留学生的渠道),37%是直系亲属移民,20%是非直系亲属移民,13%是Refugees and Asylees 背景。

教育背景

华人移民受教育的程度呈现高低两极分化状态。

一方面,25岁以上的华人持大学文凭比率为54%,远高于美国30%平均水平;另一方面,华人移民中高中以下学历者占36%,高于全部亚洲移民的29%。这部分华人通常从事餐饮、日货等服务业,在美中餐如此受欢迎离不开他们的辛勤付出。正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感谢在美华人展示勤劳、善良等中华传统品德,这里必须点赞!

职业背景

美国华人最钟情的职业是综合管理、专业技术及相关行业,占从业人口的51%,虽低于美籍印度裔的62%,但高于美国平均水平的38%。

美国华人第二大职业领域是商业营销人员和办公室工作人员,占从业人口的22%。

华人第三大职业领域是服务行业,占从业人口的18%。

2、美国华人高端人才

华人诺贝尔奖(现居美国)

1.李政道(93岁)

2.丁肇中(83岁)

3.崔琦 (80岁)

4.朱棣文(71岁)

注:杨振宁教授已定居国内;钱永健教授于2016年8月逝世,高锟教授于2018年9月逝世;

美国国家科学院与工程院华人院士

美国科学院华人院士80余人,大家比较熟悉的有李政道、朱棣文、丘成桐等; 美国工程院华人院士约140人,譬如崔琦、胡正明、戴宏杰等。美国科学院、工程院、医学院、文理院四院华人院士约300余人。过去几年来,每年新增选的华人院士大约6~15名。

沈志勋,出生于浙江温州,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斯坦福大学物理科学讲席教授,斯坦福大学SLAC国家实验室首席科学家。他是当之无愧的科学家和技术专家,同时也是成功的企业家(多家科技公司的共同创始人)和成功的投资人。他的照片在后面显示。

在美名校华人教授人数

名校是培养高端人才的重要基地。在美国的七大名校,每个学校都有数十位华人教授,以下是华人比较集中的学科(理工,医学,经济商务等)领域中,华人教授人数分布。

近些年,不少美国华人著名教授回国发展,譬如原清华大学副校长,现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博士、北京大学饶毅教授等。当然,其中也有海归后又回流美国的华人教授,譬如回清华任教后又回归普林斯顿大学的美女教授颜宁(2019新当选美国科学院院士),这从另外一方面也说明了中国整体科技教育实力的提升。

总的来讲,华人教授招收的中国学生比例相对高一些。这些教授,虽然在海外,还是为培养华人人才贡献巨大。斯坦福大学教授,化工系主任鲍哲南院士的团队,亚裔面孔估计2/3. 鲍哲南也是中国“未来科学大奖”的科学委员会委员,与中国学术界的交流活跃。

对中国人才的培养,海外华人教授和其他科技精英的贡献不可取代!明显的道理,这里再重复一遍!
硅谷科技企业家
相对印度裔,华人在美国的政治,科技,教育和商业发展有些逊色,但仍然有一些让华人引以为荣的人物,独领风骚。

谢青, Netscreen和Fortinet的创始人,他是“四高”代表:学历高(清华和斯坦福校友);事业成就高(两个上市公司的创始人,美国工程院院士);社会成就高(华人精英机构“百人会”成员和2018年会共同主席);身材高(目测1.93m)。 下图是斯坦福大学、美国敦煌基金会与清华大学共同举办的一个艺术研讨会。前排右四是谢青,他的物理“高度”显而易见。谢青的左侧是沈志勋教授,再左边是斯坦福艺术系讲席教授谢晓泽夫妇,左四是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许杰博士,左五是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党委书记、文化创意研究院执行院长的胡钰博士。

袁征Eric S. Yuan,视频会议软件提供商ZOOM的创始人兼CEO, 被Glassdoor 评为2018年最受员工拥护的CEO第一名, 无疑也提升了华人的正面形象。ZOOM 在2019年4月上市,现在市值大约200亿美金,其产品是许多科技商务人士的亲密伴侣。下图是袁征与GGV纪源创投管理合伙人童士豪 (Hans Tung,上文提到的1.5代华人移民的榜样)使用ZOOM做的远程对话情景。

政界精英

华人在美国政界的影响力不大,现在有三位国会议员(Judy Chu, Ted Lieu, Grace Meng)和一个内阁部长(Elaine Chao赵小兰)。较为知名的也有骆家辉(Garry Locke 原华盛顿州长,商务部长,驻华大使),以及民主党总统参选人Andrew Yang. 从2013年开始,大陆移民越来越关心参与政治和社区活动。华人社区本身也是一个多元化的社会,除了在文化教育领域比较有共同看法以外,其他方面的观点难免有左有右,但只要有利于提升华人正面形象,符合本地法规和习俗,都应该给予支持(也许可以成立一个华人形象党,毕竟华人有个共同的形象)。近来,许多华人支持Andrew Yang竞选总统,其主要原因是,他给美国社会带来华人也有领导魅力的正面形象。

其他行业精英

在美国,最家喻户晓的华人也许是甄文达Martin Yan. 他出生于广东,13岁移居香港,随后到北美留学生活,他在加拿大和美国主流电视台主持烹调节目“Yan Can Cook”(中文翻译“甄能煮”)和其他类似节目大约3000集,跨度将近40年,成为首位成功将中国饮食文化传播到美国主流社会的华人。

陆怡颖,国际知名品牌设计专家和创新引领者, 她为多家世界著名企业做过成功的设计,简洁美观,富有内涵,恰如其分地融合东方与西方,科学与艺术。当中国制造实力接近国际水平的时候(笔者给打80分), 其品牌实力也许只有30分, 需要通晓东西文化的人才(品牌行业的朋友,拍砖轻一点,这说明品牌行业更有发展前途)。 本文留言部分有关于陆怡颖的视频介绍。

 

在增加中国人软实力,提升华人形象方面,多元化的人才也非常有意义!

3、美国的中国高校校友概况

下图是中国的知名高校在美国的数据,源于 LinkedIn 的数据库。实际数据应该比LinkedIn上的数量多 30~50% (一些人、特别是一些行业不注册LinkedIn 账号, 一些人不提供学校信息)。

据不完全统计,39所985高校校友在美约有20万人,本次调研通过地域分布,行业分布,职位层级分布,名企分布,技能分布,以及工作经历这几个维度来进行,并且所有的数据都基于500人以上的大公司。

——数据来自于LINKEDIN(领英)。

A.地域分布


高层次人才分布前三名分别是旧金山湾区,大纽约地区和波士顿地区。

B.行业分布


从行业分布来看,大部分985高校人才在美从事高新技术行业,计算机软件、半导体硬件以及金融地域分布比较明显。另外在美从事高校教育以及科研工作的985毕业生也非常多。

C.职位层级分布

其中绝大部分在美华人人才是高级工程师或主管,占约61%。公司高管(CXO, VP, Owner以及Partner)相对较少占12%。

D.名企分布

许多985高校留美校友毕业后选择了去微软、谷歌、亚马逊以及苹果等知名企业工作。上图是就业企业排名前20强!

E.技能分布

大部分985高校留美校友毕业后从事计算机互联网行业, 计算机相关技能,数据算法等相对普遍集中。上图是在美华人科技人士技能关键词前20强,包括Matlab、C++、Python、Java、C等。

F.工作经历

上图是在美科技界华人按工作年年限人数分布(仅根据LinkedIn数据,横轴单位是年);进一步,下图以5年为一区间进行人数统计,不难发现,2000年后留美华人还是主流(工作在15年之内),这也说明了这些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出国留学变得越来越便利。

“985” 部分高校毕业生在美做什么?

下图给出,国内985高校在美校友就业领域分布(单位:人数):

进一步地,上图是领域分布比例图,前3名分别如下:

Engineering 23%

Research 20%

Education 10%

不难发现,工程研发类还是占绝大多数。吸引更多在美工程和研究人员在中国创新创业,必将对科研发展、产业升级起到重要作用!

人工智能AI华人资深人才统计

AI 是近年科技发展的热点,这里以相关的AI技术关键词,分享一下中国“985”高校校友中资深AI人才分布!

注:以上所有图表数据信息主要是根据网络信息、领英数据和建模分析得到,仅供参考,如有不精确之处望理解!感谢硅谷海纳百川创新中心,清控TIE创新走廊的合作!

帝国阴影下的美国华人

龙烈生

据路透社报道,上周四(3/21日)电动车大厂特斯拉指控前华裔员工曹光植(Guangzhi Cao)剽窃自动驾驶技术原始码,并于今年1月加入中国对手公司中国小鹏汽车。据报道,曹复制了超过30万个自动驾驶的源码文件。

(英文报道: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tesla-lawsuit/tesla-sues-former-employees-for-allegedly-stealing-data-autopilot-source-code-idUSKCN1R21P9)

曹光植自今年1月以来已经为小鹏汽车公司服务。领英 https://www.linkedin.com/in/guangzhi-cao-a667574/

路透社还报道,在此之前的去年7月份,另一位华人工程师(Xiaolang

Zhang)被控从苹果公司窃取商业机密,包括软硬件,然后跳槽到中国小鹏汽车。(https://ca.reuters.com/article/technologyNews/idCAKBN1K02RR-OCATC)

这样类似的报道还有一些。虽然有一部分是捕风作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其中不少案例具有很高的可信度。我们固然不能在法庭宣判之前就认定这些被告有罪, 但是这些有名、有姓、有料的实锤指控,无疑把北美华人放到了火上煎烤。

北美华人移民经过100多年的努力,从铁路枕木下的“孤魂野鬼”,到西部“淘金潮”里的苦工,再到中餐馆里“不见天日”的火薰火燎,终于,我们有很多华裔能够在北美从事教书育人、科学研究、高科技、工程建设、医疗、财务金融等高薪的白领行业。现在的我可以坐在家里的电脑面前码字,而不是在餐馆唰盘子。

这些巨大的变化,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更不是因为祖国强大了,而自然得到的。

那么,这些变化到底是怎么产生的?

这首先要归功于近半个世纪来美国社会的变迁,尤其是马丁路德金博士领导的民权运动,为各族人们争取平等的机会,铺平了道路。虽然现在的“黑命贵”运动(BLM,
Black Lives Matter)
已经越来越偏离金博士的民权运动的方向,但是华人仍然要感谢金博士,不然光靠华人微弱的力量、胆小怕事的个性和一盘散沙的文化,
是不可能有目前的成就的。

其次是华人本身对教育的重视,使得更多的华N代终于能够(在职业和经济上)脱离其父辈赖以生存的阶层,跻身到白领中产阶层。

再有就是开放的美加移民政策,以及“全球化”的战略,使得更多受过很好的基础教育的国人有了更多的机会来到北美从事高科技研究和工程方面的工作。(题外话:在中国35岁就可能被歧视,甚至被淘汰的技术人员,在美加正是备受欢迎的群体)

然而,过去十年来,这些正在一点点地变化。往坏的方向走…

不仅美国主流媒体时不时就有报道指责中国或者华裔的间谍行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主任
Wray 还曾经在国会作证,说几乎在美国每个有FBI
区域办公室的地方,就有中国的学者学生在从事“非传统的”信息搜集工作(英文报道:https://www.insidehighered.com/news/2018/02/15/fbi-director-testifies-chinese-students-and-intelligence-threats)。Wray
是什么意思,大家都明白。

最近有一个同事在移民局面试,就被直接问到是不是“间谍”!

我们在谴责美国某些人在把间谍问题扩大化的同时,有没有好好反思:

美华怎么了?

美帝怎么了?

要深刻理解美华目前的处境,一定要把它放在“中美关系”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

最近几年,美国有关方面不断指责中国对美国政府和公司进行间谍活动。当然,中国也会指责美国在中国的间谍活动。其实,世界各国都在互相进行间谍活动,只是手段、方式方法和规模不同而已。

我等“一介草民”,自然对哪个国家的情报收集战略都一无所知。根据常识理解,来自某个国家的情报收集工作,应该既有国家和地方政府层面的统筹安排,也会有企业和公司对竞争对手的商业和技术机密的觊觎,更有见利忘义的个人为了名利而铤而走险。

不管间谍的背景如何不同,有一点是一样的:美国华人深受其害!

中美之间以前难道没有间谍吗?互相开放国门,就必然会有“苍蝇”和“蚊子”一起飞进来了。容鄙人大胆猜测,以前美帝对天朝的间谍活动,主要集中在政治和军事上;而天朝对美帝的间谍活动,在数量上和深度上,应该对美帝不构成任何威胁,不足为惧,所以基本上相安无事。

自2001年12月11日,中国加入WTO后,经济实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经济实力的提升直接促进了科技等各方面的发展。大量的留学生涌入美国,2018年就有363,341 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接受高等教育。

(数据图片来自:https://www.statista.com)

一方面,中美之间的距离在缩小,美帝对天朝的提防越来越强。海量的留学生中难免会有极小极小一部分人因为各种原因试图获取自己不应该获取的信息,甚至机密。有理由相信在总数上超过了若干年前的水平。

另一方面,这些年,美帝穷兵黩武,国力消耗显著,在科研和教育方面的投入明显减少,甚至有些力不从心。此消彼长,美帝再也没有以前的自信和慷慨大度。

要是天朝还是20年前的科技水平,自动驾驶技术拿到中国公司也没有用,估计曹光植(Guangzhi Cao)会安心在特斯拉做一个工程师,慢慢往上爬。像他这样的工程师,也不会被人盯着。谁会去盯着来自索马里的工程师呢?从这一点来说,美国华人似乎应该为祖国的强大而“自豪”,终于被人“重视”了。只是这点“自豪”,有点“酸楚”。

对很多美国华人来说,这是一种堪比五味杂陈的感受。祖国发展了,父老乡亲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这自然是非常值得高兴的;高铁牛逼了,回国探亲访友快捷方便了,省时省力,海外华人也欣然。可是,当“故乡的云”飘向远方,生活中的“苟且”要远远多于“诗”,美国华人到底该何以自处?

中国的文化传统是要“报效祖国”。先不说“祖国”的定义是什么。半个多世纪前,钱学森、邓稼轩等人千辛万苦回到中国,我相信他们报效祖国的赤字之心。但是,他们回得潇洒,“轻轻的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我不想辩论,不想钻牛角尖,他们到底有没有带走一片纸片的机密的东西。应该都装在了脑袋里了。你要是没有那样的脑袋,却鬼鬼祟祟地复制各种机密文件,那只能说是给“祖国”丢脸了。

现在确实有一小部分海外华人,打着“报效祖国”的旗号,招摇撞骗,偷鸡摸狗。给祖国抹黑的事情,我是没有资格管,也管不了。可是这些人给整个海外华人群体抹黑了,让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我多少有点说话的资格。

类似曹光植的案子,我基本上相信与中国官方扯不上关系,也与“报效祖国”鸟关系没有。更多的是当事人和相关机构私欲膨胀的结果。美国公司之间也有互相挖角和窃取机密。

美国白人竞争对手之间互相挖角、跳槽、窃取机密,没有人会说白人怎么样怎么样。但是,一旦那个伸出“黑手”的是华人,一些白人和媒体一定会把他/她跟华人社区或者甚至亚裔社区联系起来。不是说我们不应该谴责在一些白人中仍然存在的种族歧视。只是,我们在谴责白人的种族歧视的同时,是不是应该擦干净自己的嘴巴和屁股?

美国华人的生存和发展空间,本来就比较狭小。一旦被这些“害群之马”牵连,必将受到进一步的挤压。我们这一代正在老去,可能已经无所谓了。可是,我们下一代还将在这片美丽的土地上繁衍生息。一条路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铺就,却只需几个人的破坏,就再也不能通行。

在美的华人工程师远比现在流行的电视剧《都挺好》里面的硅谷工程师过得体面、有尊严。不要因为自己的贪婪,把这些都毁了。即使没有中美的竞争和冲突,每个从业人员是否都应该自律?所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何况现在中美关系微妙,“科技冷战”有一簇激发之势,自律亦是自保。

美帝和天朝,犹如两堵高大的墙,美国华人穿行其中,只能根据阴影的长度来推算太阳的高度。

有人或问:“何不归去?”

君不知“年深外境犹吾境, 日久他乡即故乡”?

此文原载《费城废话》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