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由龙须草发布的文章

当你老了,就去加州吸毒(诗)

龙烈生 


(图片: Josh Edelson, AFP/Getty Images)

当你老了
就奔赴加州
那片自由的吸毒乐土

当你老了
就抛开一切俗务
去加州享受吸毒的乐趣

当你老了
头发白了
眼睛发绿

生活仍然美好
吸毒可以那么自由
还有各种免费的政府服务

当你老了
风吹过大麻的香味
沁入肺腑

当你老了
大麻辉映你的倩影
谱写绿色的爱慕

当你老了
灵魂可以不要
大麻是你的支柱

当你老了
也来加州吧
做不见不散的毒友

灯火昏黄不定
神志迷离不清
眼前个个美女

人和人的距离
原来可以如此贴近
只隔着阿娜多姿的毒雾

森林大火呼啸而过
大麻的儿女
载歌载舞祈求降雨

当你们都老了
可以在毒海里荡起双桨
把临终关怀推向新的高度

大麻的儿女
终将随大麻而去
没有眷恋和痛苦

一片大麻
一抔黃土
阐释着加州精髓的民主

加州终于成了传说中的“鬼”谷
大麻的儿女一起欢呼
在地狱

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费城废话》

“感恩节”后话“感恩节”

作者:龙烈生

“新教徒“与印第安人共享感恩食物。图片来自网络

美国的“感恩节”刚刚过去。这个“感恩节”,我既没有在朋友圈发“感恩”的鸡汤,也没有在微信群里转发富有营养的“感恩节”图文帖子。只是默默地跟家人吃了一顿“中西合璧”的“感恩节”晚餐。说它“中西合璧”,是因为它既有美式的火鸡,也有中式的“扒鸡”,还有家人自己擀皮、和陷现包的饺子。我对“吃”没啥讲究和研究,也暂时没有兴趣研究,自然是那个只会吃和说的主。本文要说的自然不是“吃”,而是这“感恩节”背后的文化现象。

本来没打算就“感恩节”说什么, 但是看了朋友转发的一篇微博《**:论感恩节》,觉得该说点什么。

过不过“感恩节”、怎么过“感恩节”自然是非常个人的事情。而且我也认为国内对“洋节”那么热衷,也确实搞笑。不过在“全民娱乐”和“全民经商”的文化背景下,为了“娱乐”或者“利益”,国人既然可以创造出“光棍节”这样的节日来,大家为了同样的原因,“创造性”地利用“洋节”也就可以理解了。再说,“崇洋媚外”的土壤从来就很肥沃,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会如此。本文无意评说这些现象。

鄙人与这位微博作者素昧平生,而且这是我看到的他的唯一一篇微博。我是想说我对作者毫无成见。但是,我在这么短短一篇文章中看到了太多的成见、狭隘、自以为是,以及貌似理性实则极端的自大。而且,既然这个帖子都能够流到我的手里,应该说很多人认可并乐于传播其中的思想。我闲来无事,点评几句,希望对被误导者有所裨益。

原文:“所以我不会特别讲感恩这件事情,当然我也不会制止别人喊感恩,人人有自己的自由嘛!

但你们就不能换个时候?非要在美帝感恩节来说这个事?——感恩节主要指美国感恩节,此外加拿大、埃及、希腊等国家也有类似节日,总共不到十个国家。

当下国家的竞争本质是文化的竞争,所以在美帝过春节、贴对联、包饺子、扭秧歌之前,我是不会理会它的什么劳什子感恩节的,因为节日承载着文化、传递着价值观、影响着人的行为甚至思想,背后有很多东西。“

我前面说过,我对国人的“崇洋媚外”向来是不以为然的。我也不认为国人一定要过“感恩节”。但是,难道国人需要走到另外一个极端:“凡是带有美帝文化色彩的东西,我们都要反对?” 近100年来, 美帝文化对世界文明的进步的影响是不可估量的。确实,“节日承载着文化、传递着价值观、影响着人的行为甚至思想,背后有很多东西“, 如果这种文化、价值观是积极向上的、和谐美好的,为什么要拒绝?难道继续在文化上闭关自守,那些落后的、自私的、狭隘的东西会自动消失,国家会更有竞争力?知道国内现在“反美”有相当的市场,但是很多人似乎还停留在100多年前就被革命导师批评过的“把婴儿和洗澡水一起泼出去”的做法那个层次。

那种以美帝不过春节,就不理会”感恩节“的傲慢,更是让人觉得实在肤浅。在美帝,人们可以随便庆祝春节,没有人认为那样会降低美国的国家竞争力。很多美国人可能会不理会春节,但是没有哪个是因为中国不过美国的”感恩节“什么的。一个国家、民族的自信心,不应该也不可能被一个”洋节“摧毁。一个兼容并蓄,取长补短的国家和民族,才是自信的、有前途的国家和民族。

美国总统川普2018年“感恩节”前大赦两只火鸡。图片来自网络

原文:“美帝在感恩节会由总统亲自赦免一只火鸡,安排这个幸运儿到动物园颐养天年,然后大吃剩下的火鸡——你不觉得滑稽吗?

吃就吃,装什么装啊!

杀人都麻利得不行不行的,赦免一只火鸡有意义吗?”

这是一种仪式,而且有相当的宗教色彩。这个仪式本身存在的时间不长,大概从 JFK 算起吧,但是它代表一种已经存在很长历史的宗教意义上的宽容。这种仪式本来更多的是象征意义。任何仪式,特别是宗教仪式,在外人看来,或许多少有点荒缪、怪诞或者滑稽,不能用逻辑来解释。但是如果对每种自己不理解/认可的宗教仪式,都采取这么一种取笑的方式,说得简单一点,是无知;说得严重一点,可能会自找麻烦。“火鸡”属于北美本土的生命力旺盛的动物,后来成了美国”感恩节“的象征,代表着丰收、富裕和多产。这个历史比“赦免火鸡”的历史要长很多。其实”火鸡“在这两个场合的象征意义已经不一样。一定要把他们混为一谈,就是钻牛角尖。

原文:“而且感恩节的由来充满了血腥暴力、恩将仇报、欺骗反噬等等罪恶。

传说1620年,著名的“五月花”号船满载不堪忍受英国国内宗教迫害的清教徒102人到达美洲。1620年和1621年之交的冬天,他们遇到了难民送来了生活必需品,还特地派人教他们怎样狩猎、捕鱼和种植玉米、南瓜。在印第安人的帮助下,移民们终于获得了丰收,在欢庆丰收的日子,按照宗教传统习俗,移民规定了感谢上帝的日子,并决定为感谢印第安人的真诚帮助,邀请他们一同庆祝节日。

然后,然后印第安人就接近灭绝了,现在只是呆在保留地内仰望星空、缅怀祖先。“

这段文字极其煽情。

首先得承认,美国新教徒/白人,对印第安人的屠杀和贩卖黑奴,是美国白人的两大原罪。美国“新教徒”确实对印第安人忘恩负义。但是,每个国家/民族都有自己血腥的历史。历史无法重来,更不会停留在原点。每个民族都需要背着自己的历史包袱负重前行。

1621年那个秋天, 刚刚经历过丰收的喜悦的“新教徒”,对印第安人的感激是真诚的。但是“新教徒”首先感谢的是“上帝”。 “新教徒”规定他们船只靠岸的那天,是感谢“全能的上帝”的“圣日”。“感恩节” 那时还不是一个正式的节日。1863年,在林肯任内,“感恩节”才正式成为联邦节日。后来才逐渐加入了“世俗感恩”的成份,被人们应该用于生命中、生活中的感恩。”感恩节“的世俗化, 多多少少也代表了美国白人对“印第安人”大屠杀的忏悔。如果不理解其宗教背景这一点,就把“感恩节”生搬硬套地跟对印第安人的感恩捆在一起,那不是“有文化”的体现。

那么,”印第安人大屠杀“到底是怎么回事?

图片来自网络

简单地说,“新教徒”定居者越来越多,不断的扩张,导致了印第安人越来越不满。终于于1622年大爆发。 史载,1622年3月22日,星期五,印第安 Powhatan 的勇士们,在没有携带任何武器的情况下,来到“新教徒”的定居点,向他们兜售啤酒,火鸡,鱼和水果等商品。这些Powhatan操起任何可以攻击的工具做武器,杀害了他们看到的英国定居者中所有男人、女人和孩子,不分年龄。估计当时约1/4 的定居于弗吉尼亚殖民地英国人被杀害。后来… 大家都知道了。400年前的英国人也不是什么文明人,但是来自一个教育和科技都要发达很多的地方,”土鳖“印第安人自然不是对手。

“感恩节”不是为了感恩印第安人而设计的。“新教徒”只是在感谢上帝之余,顺便感谢了印第安人。“新教徒”后来对印第安人的大屠杀,是生存竞争的结果,在人类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而且只要人类没有灭亡,就还会发生。“忘恩负义”也是人类的通病,既不是“新教徒”所特有,且与“感恩节”没啥关系。所以说“感恩节的由来充满了血腥暴力、恩将仇报、欺骗反噬等等罪“, 没有任何根据。

现在的“感恩节”虽然仍然保留当初的宗教含义,但是已经大大地世俗化了。它在宣言一种“感恩主义”,鼓励人们感恩那些在自己生命中、生活中有恩的人。微博作者认为“感恩并不是一个值得强调的概念,因为这个概念太普遍了“, 但是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真正懂得感恩的人并不多。放眼一看周围:把亲人的付出,视为理所当然;把朋友的付出,视为感情投资;把同事的付出,视为等价交换…

再看看世界其它地方:你对我好,是你欠我的;我怼你,是你活该…

“感恩应该是一个值得强调的概念, 因为我们确实做的不够”。我们不仅要在“感恩节”这天强调,更要在平时强调。我不担心我的孩子上不上名校,我只担心他两件事:身心是否健康。”懂不懂感恩“,在我看来属于心理是否健康的一部分。

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费城废话》

枪口下的美国: 左派的迷思和右派的固执

作者:龙烈生

(图片来自网路)

美东时间星期六上午10点左右,坐标:美国宾州西部的匹兹堡市内名为“生命之树”的犹太教堂,血洗的枪声充斥该教堂。17人不幸中弹,至少8人死亡。该犹太教堂成立于150多年前,案发时教堂里有大概60到100名信徒。匹兹堡是宾州的第二大城市,传统钢铁之都,现在已经衰落。市内有世界闻名的卡内基梅隆大学。因为突发的枪击案,校园临时关闭。 多名警察受伤,凶案嫌疑人 Robert Bowers, 46 岁,也受伤被送往医院。【这里吐槽一下:美国警察的水平有时真的让人无语,面对假想中的平民的威胁时,通常能够把对方一击毙命,却让真正的罪犯活着,继续浪费纳税人的钱】

匹兹堡的地理位置,图片来自网路

出事的犹太教教堂,图片来自网路

这显然是针对犹太人的一起“仇杀”。

“仇杀”成了美国社会解决问题的直接的、简单粗暴的解决办法。

枪支,让“仇杀”变得更加容易和普遍。扣动扳机,解决问题。

我们简单地回顾一下过去两年美国影响比较大的枪击案,不可谓不触目惊心:

1. 2018年10月27日, 宾州匹兹堡市犹太教堂, 死亡:8+, 受伤:9+; 原因:仇恨犹太人,认为川普政府被犹太人控制

2. 2018年06月28日, 马里兰州的《首府公报》报社, 死亡:5+, 受伤:2+; 原因:报社披露凶手骚女性的真相细节

3. 2018年05月18日德克萨斯州的Santa Fe High高中,死亡:10+, 受伤:14+; 原因:对校园欺凌的报复

4. 2018年02月14日,佛罗里达州的 Stoneman Douglas 高中,死亡:17+, 受伤:17+; 原因:凶手为问题少年

5. 2017年11月05日,德克萨斯州Sutherland Springs 教堂,死亡:27+, 受伤:20+; 原因:家庭纠纷

6. 2017年10月01日,内华达州赌城音乐会,死亡:59+, 受伤:851+; 原因:凶手精神病 (据说)

(参考了 维基百科数据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ss_shootings_in_the_United_States)

我们再来看看几组统计数据。 美国平均每100位居民持有120.5 件武器,居世界第一,是其它发达国家的4倍以上:

(数据来源于Small Arms Survey

在15个发达工业国家犯罪率与枪支的关系,美国3倍于其它国家,毫无悬念地排第一:

再看看每百万人口持枪犯罪的次数,美国妥妥地又是第一,是最接近的瑞士的近4倍,是澳大利亚那个被称为罪犯后代的国家的近20倍:

这样的“第一”, 美国不需要!

作为“灯塔国”的美国,为什么会这样?鄙人试着总结如下:

  1. 枪支泛滥:无论是合法还是非法,平均枪支拥有率极高;
  2. 精神疾病:缺乏治疗,或者药物的副作用。很多凶手有精神疾病,不过枪击案增长高过精神病人的增长;
  3. 文化、宗教、种族冲突;
  4. 报复:对长期受到的欺凌的报复;
  5. 出名;成为网红;
  6. 效仿
  7. 政府失职:没有做好背景调查,或者犯罪数据库没有及时更新,不准确;
  8. 个人主义;

美国在很多方面其实已经病入膏肓,精神上和身体上到处充满病态。社会道德每况愈下、仇恨蔓延,越来越多的人有各种心理和精神疾病,泛滥的枪支以及枪支法律的各种漏洞让罪犯可以从容地准备。枪击案只是“美国病”的一个具体体现,也最能体现美国“左”、“右”两派只顾自己争论,自说自话,不能或者不愿面对现实。今天我就冒着得罪左、右两派的风险,试图剖析一下目前枪支泛滥的历史和现状。

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给与美国居民拥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

“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

这种权利目的在于保护个体于来自多数的暴政 (“tyranny of the majority”)。美国人的这种权利,是从英国法律那里继承过来的,确实比美国本身还要久远。问题是,现在这种权利是否得到了很好的管理?有没有被滥用?

在“禁枪” 或者 “限枪” 这些议题上,美国社会争论不休, “左”、“右”互相指责。

左派的“迷思”

“左派”无视美国社会到处存在的心理和精神疾病,特别是美国主流文化中病态的的“政治正确”,久而久之,很多人就自以为是,以自我为中心 —- 很多美国人对社会的认知,不再是基于简单的对错逻辑和道德判断, 而是基于对自己是否有利。

左派对“政治正确”的“病态”追求,也导致了很多存在心理和精神疾病的人,自己不知有病,或者拒绝知道,因而得不到及时治疗。“政治正确” 在很大程度上造成美国社会的 ”鸵鸟现象“ —- 掩盖或者粉饰真正的问题,问题却变得越来越严重。一个最直接的后果就是这些人居然能够通过背景调查而拥有枪支;

左派打着保护少数团体的利益的旗号,肆无忌惮地践踏多数人的权益,造成了各种社会矛盾急剧恶化,冲突加剧。因此绑架社会道德和良心的情况越来越多。一方面,“绑架者”一旦不能如愿,就诉诸武力;另一方面,在政治正确的“白色恐怖”之下,主流媒体被把持,“被绑架者”如果没有别的途径可以发泄或者缓解,就极有可能诉诸武力。

左派只会指责美国的拥枪制度,不提或者不知美国人均枪击案最高。枪击案的根源在人,而不是枪。

右派的“固执”

一些右派对枪的痴迷,导致一些有效的枪支管理改革,举步维艰。虽然说“枪击案的根源在人,而不是枪“, 但是枪毕竟比刀更有杀伤力。如果拥有枪支不是现在这么容易,一个精神失常的人、一个心怀仇恨的人,很可能只会拿起破坏力和杀伤力低得多的武器。很多人在杀人的冲动消失后,不会再考虑杀人。太容易得到枪支,让这种可能性变小很多。

一些右派此时肯定会说,如果公司、学校、教堂、报社当时有持枪的勇士,估计伤亡会低很多。不久前在沃尔玛发生的勇士击毙歹徒的事件,“拥枪右派”就津津乐道。现在“持枪”的审查并不苛刻,有多大的概率,我们能保证持枪歹徒出现的时候我们有勇士在场?我们是不是要全民24小时持枪吃饭、上街、上班、做爱,甚至睡觉?

路在何方?

每次枪击案发生后,政客们都会说几句谴责的话,表示一下对受害者及其家属的同情或者哀悼;有的或许还会流下几滴真诚的、或者表演的眼泪;而民众照例是点上蜡烛,献上鲜花,送上那似乎万能的祈祷。然后…基本上就没有然后了。“亲人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这是美国社会的新常态。

这就是美国!难道这就是我们不辞千辛万苦、不远万里、飘洋过海寻找的繁衍生息的地方?是时候了,美国朝野从内斗中解脱出来,做点实事。

政治上,我们需要支持法律和秩序;经济上,我们要求政府提高效率和增加就业;个人权利上,我们要支持宪法赋予每个人的权利。但是,世上没有绝对的自由。在言论最自由的美国,也不是想说什么就可以说什么。难道“拥枪自由“的自由度居然可以超过“言论自由”的自由度?是时候,“左”、“右”的选民,督促当权者为了这个美丽的国家,做几件实事:放弃粉饰太平的“政治正确“,拯救病态的美国社会和严格加强“枪支管理”!

逝者安息!生者可曾安心?!

原载于“微信公众号”《费城废话》

WTO “祭”

作者:龙须草

关于中美贸易纠纷,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正在进行的“贸易战”,或者不期而遇的“经济冷战”毫无影响,但在百姓,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互相的指责和谩骂,总是不过瘾,直到大打出手。倘使我能够相信真有所谓“公平”,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现代。时光穿越的错觉,让我无法思考;两国百姓俨然炮灰,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艰于呼吸视听,哪里还能有什么言语?战端既起,哀鸣不已;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鲜血固然可以让一些人清醒,却能刺激嗜血者更加兴奋。而一直以来所谓媒体学者文人的偏见的、粉饰的论调,固然让我鄙视、痛恨;黑屋子里面的鼾声,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悲伤了。我将深味这非现代的浓黑的偏见和狭隘,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这最后的贪婪。没有谁会快意于我的苦痛,因为无人在意。在这“生存还是毁灭”的前夜,且将这菲薄的祭品,奉献于或将逝去的WTO的灵前。

原作于 2018.6.20, 有修改

原载“微信公众号”《费城废话》

相辱以沫(墨),不如相忘于江湖

作者:龙须草

我们总是互相抹黑,是为“相辱以墨”;

我们总是彼此攻击,是为“相辱以沫” —-

放眼华人世界,我们看到:除了一盘散沙,就是一只只刺猬。

你有选择成为一粒沙子的自由,至少人畜无害;至少可能为新的大厦做一点微薄的贡献,暴雨和大雪来临时,还可以有些许的自豪和宽慰;或者,至少还有希望进入大海,成为诗和远方的一部分…

如果你选择成为刺猬,请离我远点 —

如果我们曾经是兄弟,我会把那些侵染过鲜血和汗水的记忆,好好封存,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祝福,或者不祝福,都如路旁的微风,再也不会驻足等候对方,甚至没有耐心等待回答。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但是或许再也不会想起。兄弟阋于墙,常不能外御其侮,  与其互相厮杀,不如相忘于江湖。

如果我们曾经是战友,我们或许一起赢过、输过,更有可能毫无结果过。我们可能为了“高大上”的人生理想或者政治理念,更有可能是那些时过境迁的、莫名其妙的原因,一起声嘶力竭过、挥汗如雨过。但是,现在,也许是你,也许是我,有人后悔了、退出了、退却了,我们不再肩并肩、背靠背了;或许那些战斗已经结束了,在前行的路上,我们分别进了不同的战壕。 既然这样,何不让大家保留一丝体面、一点尊严,让我们相忘于江湖。

如果我们注定要端起枪口,对准对方的阵营,我们能不能像文明人一样地战斗,而不是野蛮人一样地撕咬?

你我所生存的社会,有健全的法律,或者貌似健全的法律。文明人的战斗,难道不应该是在法律范围内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同时也容忍对手那么做吗 — 即使你不会伟大到去捍卫对手那么做的权利?

言语的攻击和背后的抹黑,固然也是常用的攻击, 可是我却天真地认为人类文明进化到今天,越来越多的人已经不屑于此了。因为“君子割席,不出恶声”, 古人都明白的道理。近年目睹海外华人参政议政的乱象,真的让人开始怀疑人生, 或许这就是真正的惨淡的人生?

2018.10.18

原载“微信公众号”《费城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