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可怕的不是疫情,是权力的无知与傲慢

作者:蒲海燕
很想说点什么,但又知道其实也说不了什么。前两日,消失N年的大眼突然冒出来发文《冷的冬,暖的歌,愿武汉人民早日坐在街头吃碗热干面》,推文一出,迅速10万+,评论区热泪奔涌,有网友惊呼:“大眼都可以说话了,是不是我们的世界快要正常了?”几小时后,文章被蟹。果然,大眼这类人才是应该严防死守的超级病毒;正腐防思享病毒的效率之高,依然是无与伦比的。

其实想想一点也不奇怪,这一切都只是新常态下的常态而已。

几年来,经数轮净化,网络早已被打造成了一片“清朗的天空”,正能量花朵之外早已寸草不生。

非常时期,除了用生命与病毒贴身肉搏的一线医务人员之外,最忙碌的人大约就是网上四处消音的网/监了。

近日所有的推文,除了煮旋律规定的样式和供百姓适当宣泄情绪的无关紧要的质疑外,稍有点价值的推文基本上都活不过3小时(最长大约5小时)。

可是,扑灭了质疑,病毒就自动消失了?扑灭了质疑,铁板钉钉的历史就自动隐去了?

随便翻翻两个月来主流媒体的报道,每个人都可以轻易梳理出疫情从出现到失控的整个过程;随便动用一下常识判断,很容易就能得出疫情是一场人祸的结论。病毒袭来时,知情的顶级专家忙着海外权威杂志发表论文;地方主政者忙着开两会铺设未来宏伟蓝图;相关部门组织10万人的大聚餐,展示吉尼斯世界纪录的壮观场景;警察忙着惩戒“造谣者”……消音后的武汉确实和谐了,但不懂政治站位的病毒却汹涌而至。当疫情失控,瞒无可瞒时,面对潮水般的质疑,官员、专家与各部门又开始竞相甩锅(刚刚看到网上一条消息:日本负责撤侨的官员因感染案例增加到20例而负疚自杀,不知真假)。其实,百姓对这样的场景早已司空见惯。

无论官员还是专家,各自鸣冤叫屈也并非毫无道理。多年来,在维稳思维的主导下,各级官员一遇到有可能冲击稳定局面的负面新闻,第一反应不是去解决问题,而是通过各种手段捂盖子,打压舆论,解决提出问题的人,长期以来,这已成官场的基本套路。加上近年来不断强化郑智立场站位,各级官员害怕出事担责,宁愿做一个紧跟上面不犯郑智错误的庸吏,也不愿做一个有冒险精神开拓创新的能吏。一个“对上负责的”体质,官员必然是将主要精力用来揣摩上意,着力打造虚构的河蟹。这样的体质,不出问题则已,一出问题官员必定竞相推诿甩锅。
按理来说,拿着丰厚津贴的高级专家们,该比普通人具备更高的道德良知才对。但现有体质之下,道德良知并不是专家学者的必需品,只要他们研究了,建议了,就已经完成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对于一个学者来说,课题与论文的级别直接关联自己的学术地位。疫情发布与预警既不是职责必须,搞不好还要承担郑智风险(非典时期某专家的遭遇就是前车之鉴),因此,良知驱动的行为远不如抢发论文来得安全实在…….
回顾最近几年来,核心价值观满街游走,各种整~风运动此起彼伏,尤其这一年来,“初/心使/命”教育活动搞得轰轰烈烈,但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非但没能让众多官员捧出初心践行使命,反而让许多人与事现出了原形。特想知道,那一浪接一浪的思享郑智教育运动,究竟是进一步提高了人的思想觉悟,还是老式意思形/态的还魂让体质与人都变成一具具僵尸?细思极恐……..追问也只能到此为止。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在负重前行”,每有灾难发生,这句话就会刷屏。可此时此刻,我只是想说:这样的抒情,除了肤浅还是肤浅,甚至连稀薄的鸡汤都算不上——本来岁月静好,为何搞到要人负重前行?是什么非得要83岁高龄的钟南山院士冒着风险披挂出征?是谁让严重缺乏防护资源的一线医护人员以肉身抵挡凶猛的病毒?是谁让本可以欢度新春佳节的900万武汉人困守危城,让无数同胞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

短短几日,无数家庭离散,亲人阴阳永隔……官员们的无知与傲慢是这场灾难的最大根源!

疫情汹汹,有人在危难中勇敢逆行,有人在惊惧中夺路而逃;有人在困厄中拯救众生,有人用他人牺牲谱写自己的赞歌。浮世绘中的每一个场景都意味深长。
每天看着不断攀升的感染者数据;目睹高效的网/监不断消音;看到宣/传部门开始精心塑造D的形象;旁观红十字会的无耻表演……看到不愿去一线的医生被开除并被终生禁止行医;17岁脑瘫儿被活活饿死;《在人间》的倩倩大年三十朝着装有妈妈的运尸车匆匆磕头……那些冰冷数据背后的破碎与消逝让人生出无尽的悲伤。这世间一旦停止正能量的抒情,那些华美的思享与杏念瞬间就溃不成军。
大年初二在异国他乡的街道上思考着“回国?还是转去欧洲某免签国直至疫情结束?”  最终还是因为儿子要参加今年的高考而决定尽快回国。回国那天,异国机场的工作人员满脸戒备,问讯处的两个姑娘看到带着口罩的我们走过去,下意识后退两步,头微微侧过,神情紧张地回答我们的问题。那一刻,我深深理解了封城前夕拼命逃跑的武汉人;我从别人的眼中读懂了我们共同的名字:中国人。做出这个决定,其实还源于一种信念:坚信灾难终会过去。以我们这个民族的韧性,无论经历怎样的苦难,总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自我疗愈;但同时也深深担忧灾难过后的快速遗忘……人其实经常多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或许灾难过后,就该是英模报告团的全国巡回演讲了吧?百姓被英雄感动,历经苦难的土地上又长出一种新的时代精神;全国人民紧密团结在 的周围,战胜了灾难,取得了伟大胜利。一定会有一批官员被撤职,顺便对非常时期爆出太多负能量的网络进行整顿清理……然后,我们朝着更伟大的目标迈进,正能量更足,国家更加厉害,百姓更加幸福。
直到下一次灾/难来临。
                            
一切从觉悟开始,惟有觉悟才有价值    ——加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