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领导和总督们:以“团结”为名,引领奴役之路

作者:五月天

原载:陌上美国

相信在美华人都听说过以下这这些说法:
“华人不团结,一团散沙”
“华人是自私自利,只顾自己的小利益“
相信草根参政的组织者们还听过升级版的说法:
“华人不和其他有色人种族裔团结,和白人至上主义者在一起”
“华人被白人用作分裂有色人种的工具”
“华人社区深藏对黑人的仇恨”
“亚裔搭了民权运动的便车,亏欠黑人社区很多”
近些年来,这些妖魔化华人,讥笑讽刺的言论比比皆是。说华人和亚裔群体好话的文章很难找。
说这些话的人往往是亚裔政客,学者,或者著名华人大组织的”领袖“。这些人经常以亚裔社区领袖自居(Community leader),在电视
报纸采访,社论,特推上面对华人/亚裔品头论足。
草根群众往往称他们为“自恨党”,“叛徒”,“被培养的专门坑害亚裔的族裔打手”。这些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还可以更深地去挖掘这些人的本质。
本文分析这些“领袖”到底是什么,他们说这些言论目的是什么,以及社区应该怎么提防他们。
华人社区要抵制某些“领导”们的谎言。把他们多年的荼毒除掉。当很多人觉得一件事是真理的时候,也不一定代表它就是真的,可能是因为谎言和洗脑信息重复的次数太多了。
华人领袖?集权领导,殖民地总督!
如果有人张口闭口自己是华人“社区领袖”,“华人问题专家”,那你做好心理准备,这人大概率不会说出对华人社区有利的话。因为这些人都是集权文化里面的”大领导“,人家要的就是指点江山,高出草根群众一等。
这些领导们最爱谈的就是“团结”,只要不和他们意见一致,马上往你头上一个大帽子”破坏团结“。
其实他们口中的团结的意思是——你们不跟着我干,不听我指挥,你们就不对,我就可以随便批评你。如果你发扬思想自由的民主精神,驳斥回去,那你就更进一步的破坏社区了。
他批评你就是维护团结,你批评他就是破坏团结,破坏社区。领导们和草根们的地位差别立见高下。
为什么华人领导们最喜欢谈的是“团结”?因为不谈“团结”怎么控制草根社区啊?团结的意思就是只有一个思想是对的。

言下之意,在具体做事情上,只有统一协调,统一行动,听从一个组织的,才是对的。如果有两个组织平行做事,那就是“一团散沙”。如果投票支持政客,华人不一边倒地支持一个党,这又是一团散沙的证据。
如果只有一个思想是对的,那到底谁对?自然是道德最高的最对。所以领导们祭出第二个大招,妖魔化华人社区,“华人素质低下”,种族歧视”,“白人至上”等等。
他们没有道德高地,制造道德高地也要上!
领导们站在道德高地上,开始教育愚昧无知的群众,要求群众跟随自己领导(团结),他们要引领社区,“结束华人社区一团散沙的丑陋形象”。
华人领导们最爱说的话就是“引领社区”。那怎么引领呢?自然是引导素质低下的人提高素质,服务回馈“社会”,改变搭便车占用社会资源的丑态。
 
那么领导们为了引领社区,就必须制造“需求”,那就是社区的道德必须低下。
他们会重新对道德进行定义,用荒诞苛责的理由去责怪社区,扣各种帽子来污蔑社区,“白人至上”,“破坏族裔团结”这些说法自然是信手拈来。同时这些做法也打击了族裔自信
那这些人为啥没事要去主流媒体骂我们啊?很多人说,他们是政客培养的打手,专门打压亚裔。
没这么简单。
政客需要的是选票,不需要骂人。能通过夸奖华人拿到选票,他们也会做。但是,这些领导们则不同,他们渴求的是媒体曝光,形成自己的影响力,回头和政客交换利益(当然是以服务社区的名义)。
他们完全可以去媒体上夸我们,但是这些领导们显然不会。他们当然要抓住一切机会显示自己的鹤立鸡群。
因为领导们普遍也没有太多可以自夸的业绩,所以就继续贬低社区道德水平,提高自己。
换个角度想想,咱们都是被管辖的对象,只有点头哈腰和埋头干活的份,人家如果夸了我们,那队伍还怎么带呢?自己的权利还怎么巩固呢?
另外在媒体妖魔化自己的族群,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妖魔化可以切断草根华人和其他族裔组织结盟的能力。谁愿意和一个名声败坏的群体合作呢?
没有人信任华人,那华人草根参政受阻,华人领导们就可以扮演救主。他们这一系列操作,其实是典型的殖民地总督做法。集权思维的领导们,到了美国成了华人殖民地总督。
此外,领导们对外对其他族裔低头,图的就是自己可以四平八稳的管理自己的殖民地。
总结一下华人领导们的套路。
这些人通过“团结”控制了社区,打击不同意见。他们对内打击族裔自信,对外妖魔化华人群体,切断和其他族群结盟的能力。于是,群众觉得自己很无助,需要一个领袖,一个组织来救自己。
这些人先打断华人社区的腿,然后把自己造成神医。
回头他们可以号召给自己组织募捐,给自己支持的政客募捐,收拢更多的人脉和关系,进一步推举自己,为了巩自己的地位编造更的妖魔化言论。
这是一条以“团结”华人为名的奴役之路。
华人需要团结吗?
按华人领导的定义,华人是一盘散沙。其实“团结”那有很多定义方法。那我们不妨从结果进行评估,“一团散沙”的华人草根参政,效果如何?
华人草根参政的业绩很多,现在全国著名的就是“反对种族偏好法案”,又称为“平权法案”(AA)。
至今为止,无论华盛顿州的I1000,还是在”黑人同命“运动期间被推出的加州Prop16,凡是华人组织反对的公投法案,无论对手多么强大,甚至倾尽了党派,媒体,学校,工会的全力,还是被打败了。
各地华人还反对取消标准化考试,反对特殊高中入学按抽签分配,反对亚裔细分等等也是如火如荼,各地遥相呼应。因为疫情作为借口,一些华人反对的政策通过了。但是,华人草根作为新兴参政力量震撼了各地议会。
现在在很多政客眼里,华人是一股让他们敬畏的参政力量。他们是这么形容华人新移民的——受到过良好教育,组织能力高超,行动力超强。他们甚至认为,如果自己的法案被华人草根盯上了,那这法案不好办了。
因为华人的胜利,左派媒体也开始频频抛出橄榄枝,反思平权法案到底有没有价值。甚至有大左媒的作者倒戈痛骂AA会导致民主党丢
席位。

AA法案的支持方无一列外的号称自己是“多种族团结(racial solidarity)”,多种族的组织高度联合,统一行动。
 
结果“一团散沙”的华人组织,打败了高度“团结”的对手。这种讽刺的结果是如何产生的?
因为AA支持方是各族高喊团结的领导和总督们。
支持AA的大都是“总督”组织——特殊利益集团。每个组织屈指可数的投票会员,拉大旗作虎皮,加一起都没有几百个有行动力的人。这些人多年高喊“有色人种团结”。
但是各族草根因为他们常年的作威作福,早已不买账。
加州所有的西裔组织政客阶层都支持AA,但加州所有的西裔主体城镇全部否决了AA。西裔殖民地的群众已经造反了。
“团结”败给了“一团散沙”,这种虚假的团结无非作茧自缚。在美国当前的政治上,“团结就是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
华人参政需要的是什么?

自信心,行动力,还有识破“团结”画皮下的真相,摆脱领导和总督的控制。

任何社会运动都是1%的人坚持行动,99%的人岁月静好,或者直到20%的人最后几天终于梦中惊醒,意识到大事不好,开始参与。

需要团结全体人吗?不需要,找到自己的那1%,然后联合其他群体与自己立场一样的1%,比啥都重要。

华人参政有没有需要提高的地方?自然有。华人因为“团结”误区而无休止的吵架,一定要有个是非对错,然后有个统一的声音。华人花了太多时间在吵架上面,试图说服和自己意见不一致的人,吵多了变成人身攻击,结了梁子。

这是华人不团结的证据吗?不是,是沟通能力有待提高的证据。

与其花大把时间辩论,试图说服不可能一起行动的人,不如直接找自己需要的1%做事的战友。

华人参政必须打败“领导”和“总督”
很多华人都试过和领导们沟通对话,希望他们加入草根行动,不幸全部以失败告终。后来大家反思了一下然后恍然大悟。
领导必须和下属不一样,我们草根永远无法说服领导的,否则领导还能是领导吗?你在这件事上“说服”他们,他们马上造出新的道德高地来确定自己地位。
华人新移民必须打破领导们的话术,揭穿他们的统治工具: “团结”。
华人需要的是更强的沟通,冲突管理,定向发动参与者,和建立多族裔联盟的能力。
美国就是一个借着纷争,带来创新的国家。打败领导和总督,让华人从限制,压迫,妖魔化中解放出来,成为真正的自由的人。
我们要做敢于发声,敢于挑战,敢于冒险,敢于参与冲突的人,让领导们去引领自愿待在殖民地的所谓的“美丽的华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