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从边缘到领军,一场“以弱胜强”并改变主流对亚裔陈见的漂亮选战

作者:Frank Xu

原载:陌上美国

加州Prop16公投结果

加州的Prop 16公投案出人意外地以57.2%对42.8%的比例被击败,甚至比1996年Prop 209通过时候的54.55%对45.45%还要高。

考虑到今年的超高投票率,可以很确定地说,即使在深蓝色的加州(拜登川普得票比例为64%:34%),选民也大部分不同意使用种族、性别来给人打标签。

虽然支持方试图继续混淆视听,但是选后的出口民调再次证明了选民在给Prop. 16投票时,完全清楚这个公投案的真实政治含义就是要搞种族优待。

这次选战中,加州华人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从选战基础架构的建设、日常的运作、资金来源、重要资源的协调联系、地面群众运动的组织中,华人都起到了核心的作用。

在选战后的主流媒体采访中,华人在这次选战中的核心地位得到承认。媒体对我们的报道和描述也不再是只担心孩子不能上大学的自私负面形象,而是关心美国前途的新平权运动领军团体的正面形象。

在多家传媒的报道中,这次选战被认为是将可能影响未来高院判决、帮助学生公平组织(SFFA)挑战哈佛录取歧视的一次重大胜利。

回想选战之初,由于支持方精心的准备以及George Floyd悲剧的推动(点击前文),支持方获得了上至州长、参议员、州议员、媒体、众多组织、大公司、球队、明星的支持以及大量亿万富翁的捐款。在这样巨大的政治压力下,很多白人虽然对种族优待有异议,但是却敢怒不敢言,自然也不敢出面组织或者捐款。

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下,在2014年反对SCA5时成立并逐渐成长起来的遍布加州的各一代华人组织(AACE、SVCA、TVAA、CACAA、HQH、TOCF、SDAAFE等)迅速联合起来,成立了“守卫平权的加州人(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CFER)”联盟,完全是以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态度放手一搏,走上了前台,并最终取得了胜利。

对华人参政的意义

这次抗击Prop. 16选战的胜利对于一代华人参政议政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首先是有效提升了一代华人在主流媒体中的形象。在目前中美关系相对紧张的情况下,华人在美国的整体政治地位并不高,这点是不分左右几乎公认的事实。

比如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敢于直接叫骂中国五千年历史;比如加州民主党州长考虑任命联邦参议员的时候只会在黑人或者拉丁裔之间纠结,完全就没有考虑亚裔候选人。

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由华一代担纲领衔的No on 16选战获得主流媒体的一致认可,并让很多人开始反思美国应该有什么样的价值观,这对于华人的政治形象提升是有极大帮助的。

后续华人也可以在抗击种族歧视与优待时,继续将此与美国机会平等的价值观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就可以借此机会更进一步提升华人形象。

其次,这次选战帮助华人在这个议题上与主流社会建立了很多值得信赖的联系。这其中包括多年推动种族平等的Ward Connerly、联邦人权委员会委员Gail Heriot教授、宪法维权律师Manny Klausner、资深政治顾问Arnie Steinberger、前联邦众议员Tom Campbell教授、UCLA法学教授Richard Sander、SFFA主席Edward Blum以及众多的现任联邦议员、各律师维权组织、各人权基金组织等等。

通过继续在这个领域的合作,将能够把华人参政议政的水平真正提升一个台阶,带动更多的华人从更专业的角度参与本地政治。在这个过程中,华人从政治边缘化人群,逐步摆脱污名,成为政治主流的一部分。

这次选战也帮助华人认识到了实际行动参政议政的意义并建立了信心。如果我们这次没有组织起来,任由支持Prop. 16的一方在媒体上颠倒黑白而没有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那么也许这个公投案就这么通过了。

当我们忍无可忍,用实际行动发出自己的声音的时候,我们可以很强大。2019年华人在华盛顿州成功击败I1000,和2020年CFER在加州成功击退Prop. 16都一再确认了这一点,就是只要我们行动起来,按照美国的政治游戏规则合法运作,我们完全是可以有一席之地的。

这次选战也帮助华人认识到什么是实际的参政议政。这个议题看上去很虚,其实每一个细节都很小很现实。

比如一个选战的committee需要如何依法成立?

组织的资金从哪里来?

怎样建立一个有效工作的联盟?

通过怎样的战略可以推进我们的理念?

如何做一个能取信大众的数据型研究?

如何把做出来的研究结果有效与选民沟通?

如何最大限度地与支持者保持紧密联系通报最新进展?

如何与同一阵营不同意见的合作者互动?

如何尽最大可能争取中立选民?

如何与在原则问题上持相反意见的选民互动?

如何在上述这一切事务上都确保遵守法律?

所有这些都需要在实际的参政议政行为中,一点一滴的感悟并脚踏实地的去执行。

参政议政绝对不是某一位领导有一个很高深的理念登高一呼然后应者云集这种热烈的场面,更多的是默默辛勤的耕耘劳作、不为人知的汗水,就如同其他所有行业一样。

未来挑战

加州的No on 16选战胜利了,华人参政议政的路也走宽了。我们看到种族平衡还是机会平等这个选择题将是美国社会后面很长一段时间都会继续争论乃至争斗的一个话题。

华人在这个议题上已经占据了一定的先机,我们有机会在这个议题上继续提高我们华人参政议政的实力,让华人参政议政提升到树立美国价值观的高度。

后续很多事务都需要华人的积极参与,包括2022年可能再来一次的华州公投、可能会于2021年进入最高法院审理的SFFA诉哈佛:

https://studentsforfairadmissions.org/donate(捐款链接,需要拷贝到浏览器)

加州乃至全美试图推动激进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从教育源头推动种族配额而非机会均等对孩子的思想灌输,包括加州大学在内的加州各级政府机构在Prop 16失败后可能采取的各种绕行手段,这些也都需要我们华人用实际的行动去参与、去改变。

选战结束之后,CFER已经收到多封群众的来信,向CFER控诉他们所在的学校或者公共部门试图继续推进种族歧视和优待政策。CFER重任在肩,时代的大门已经向我们华人打开。

捍卫择优原则和真正机会平等的社会价值观,可以成为华人参政议政的平台,我们完全可以依托已经被Prop 16选战证明的民意,在未来的若干年谱写我们这一代人参政议政的篇章。

作者简介:Frank Xu(徐佶翮)是一位软件工程师。业余时间积极参政议政,是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创会会长,现任副会长,在CFER No on 16选战中担任筹款委员会主席,也是圣地亚哥郡健康顾问委员会候补委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